第二个汇通?成都理财公司又出事了!

时间:2015-04-23

       四川建永律师事务所,专注于提供房地产、建筑工程、投资融资及公司法律风险管理方面的专业法律服务。
       11月的四川民间借贷市场,看似平静的表面下,一个与汇通担保事件相似,但剧情或更为复杂的资金链迷局正在逐渐浮出水面。
       “但愿它不要成为第二个汇通。”从11月11日知道成都信晟通投资理财咨询有限公司出问题以来,出借人梁志(化名)全力以赴投入到维权中,但调查中发现的扑朔迷离的资金走向,令他越来越觉得讨债路漫漫。
       一家注册资金3亿元的担保公司、与之直接或间接关联的多家企业、旗下大大小小8家理财公司,其中股东、法人、实际控制人身份虚虚实实地相互穿插着,谁是这出局的导演?
       居间公司东窗事发
       11月11日下午,出借人开始得知信晟通内部出现问题:总经理王晓莉请了一个月病假未现身,员工因没有兑现三季度绩效奖金而处于消极怠工状态,公司仅有一个8月份才来上班,身份不明的副总。
       11月12日上午,有人来到信晟通,声称11月受四川澳浜融资担保有限公司的委托,负责清理整个澳浜的债权债务,包括清算澳浜旗下的实体企业和处理已经出现问题的民间借贷业务。
       “这事看来不小,信晟通是联盟成员,可能还有其它公司涉及。”当天就有当地一位理财公司高管对记者表示。他所称的“联盟”,即是指2013年5月底由四川省中小企业信用与担保协会民间融资与担保分会从行业500多家从业机构中首选了10家形成“四川省民间投资理财机构联盟”,而信晟通总经理王晓莉为联盟风险决策委员会主任。
       出问题的果然不止信晟通。11月12日,成都九合投资理财咨询有限公司在客户告知书中称,受大环境影响,九合所对接的某些企业出现资金短缺、付息困难。
       根据出借人的初步统计,信晟通共有21个借款企业,涉及资金约4.5亿元,九合共有28个借款企业,涉及资金约6.5亿元,而在合计约11亿元的出借资金中,澳浜担保的数额占到70%左右。
       澳浜担保是否正是事件的导火索?值得一提的是,在汇通风波后,有媒体报道称获悉一份业内流传的名单,该名单标注了部分“具有高风险”的担保公司,其中就有澳浜。但此后澳浜在公司网站上发声明称该报道不实。
       不过,在信晟通事发后不久,出借人从成都青羊区金融办得知,金融办也已在数天前得知澳浜出问题了,正开始着手对澳浜民间借贷业务的摸查。
       而根据出借人查到的资料,8月18日,由信晟通投资理财公司组建的信晟通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公司在工商局做了变更:法人和总经理由王晓莉变为孙刚,股东王君秀变为袁忠明,孙刚和袁忠明均是出借人从未听说的名字。当时因为汇通担保事件,成都的民间理财和担保界正被推到风口浪尖,这样的变更在出借人看来显然暗藏谜团。
       而更令出借人吃惊的是,在澳浜公司的通讯录中看到了王晓莉的名字,职位标注也是经理。由于该身份外界从不知晓,这就在很大程度上印证了他们最大的担心:信晟通是澳浜的一个自融资平台。
       出借人提供的数据显示,澳浜担保至少控制了8家理财公司为其融资,总借款人数估计超过2500人,金额约15亿元,其中信晟通和九合规模较大,门槛也较高,老客户20万元起,新客户50万元起。
       自融自保自用
       根据出借人的实地调查,借款企业要不是空壳公司,要不企业的经营状态根本不具备偿还能力,要不企业实为澳浜的关联企业,但它们在借款前均被澳浜包装成一个良性公司,澳浜出具担保函给出借人承诺代偿,而众多出借人将款项汇入企业账户后,立即被转入澳浜或关联企业,此后借款企业负责人失联。
       对信晟通的枭翔机电项目,在出借人的调查中发现企业几乎停产,其实际控制人已失踪两个多月,而9月的部分银行对账单显示,确实有1000万元资金分多笔进入该公司账号,但随后立即被划走,具体去向不明。
       该公司财务告知,公司账户的网银和U盾在出借人转款前就由澳浜公司拿去操作,至今未归还,企业实际资产已经基本空壳,土地已经早做抵押。
       “从10月到11月两个月的利息并不是枭翔机电企业账户支付,而是出自一位信晟通员工的个人账户。”一位出借人称,该项目虽然没有澳浜提供担保,但担保抵押的房屋产权所有人是澳浜实际控制人文永华的妻子伍建华,而出借人现已联系不上她。此外,域蓝机电、熊猫机器与枭翔机电均为同一实际控制人,情况也类似。
       “至少有50%——60%的项目问题很大,很多借款企业的实际控制人就是鹏华集团。鹏华集团的法人代表文鹏华是文永华之子,而现在的鹏华集团已是大门紧锁。”梁志表示。
       据他介绍,今年7月,数十名出借人通过信晟通,由澳浜担保,将2000多万汇入鹏华集团控股的蜀农昊公司的账户,但目前企业负责人已联系不上,其他员工称蜀农昊的公章等都由鹏华集团保管,关于借款事项一概不知。
       再如安岳县振兴实业公司,目前其法人和实际控制人均联系不上,不过出借人在该公司发现一张振兴实业出借2047万元、落款为四川宏田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的借条,而落款日期也正是出借人的2047万元汇入振兴实业账户的当日。公开资料显示,宏田农业董事长也是文永华。
       此外,据悉还有不少超借的资金。“某些企业通过信晟通向民间借款,但信晟通获取的出借人资金远远大于和企业签订的居间借款金额。”根据出借人的自发统计,超借的金额约7000万元,资金去向不明。
       “多道防火墙”的疑问
       2013年10月,备受关注的成都民间金融街正式启动,这被喻为与温州、广州并肩的“中国民间金融第三极”。也是从去年开始,居间理财、担保公司在这里遍地开花。
       但令出借人不解的是,这条金融街上,信晟通并不是站在街边发传单的小公司,也一直宣称准入门槛高,安全系数高,为何也会出问题?“信晟通的利息并不算高,一般为1.2%的月息,最高的也就1.5%,接近中小企业向银行的贷款成本。”梁志表示,正因为利率不高,再加上当地反复宣传的民间借贷多道防火墙,他们才认为可以确实帮助到资金有需求的中小微企业。
       在温州、鄂尔多斯等地民间借贷问题频出之时,四川为何并未出现类似事件?当时业内普遍认为这是因为四川民间借贷市场以“第三方模式”为主,即第三方公司作为中介+第三方担保公司提供担保的模式。此外,当地行业内部据称也设立了多道防火墙:2012年底设立民间融资信用互助联合会,筹措了近亿元资金作为项目安全风险准备金;2013年成立四川民间投资理财机构联盟,共同承担并且分散大额融资企业项目的风险;今年又成立了资产管理公司,将对风险发生后的企业进行资产收购。
       据悉,四川民间融资信用互助联合会由四川省中小企业信用与担保协会民间融资与担保分会发起成立,单位缴纳一定比例的风险准备金由协会托管,应对借款方支付本息或担保公司代偿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问题。“好像信晟通就缴纳了1500万元,还有一家位于金融街的小公司缴纳了100万。后来该公司一个项目出问题了,就出示证据请求出借人去要回这100万,但到底这笔钱在哪里谁也不知道。”梁志称。
       而作为联盟成员,信晟通也加入了一些联盟项目,如今年4月被推荐参与的四川新绿盛公司借款项目。据悉,该项目由汇通担保,但信晟通事发后出借人去企业调查得知,他们借出的2000万元款项早在4月份就被转到汇通账户,新绿盛作为联盟项目由多个居间理财公司向民间的借款金额共计9500万元,而曾一度失联的企业负责人后来也称没有用一分钱。
       在汇通出事后,出借人统计的今年由汇通担保的多个借款项目中,新绿盛还被认为是唯一一家实体公司。但根据调查结果,该企业已处于半停工状态,根本没有偿还能力。
       但令人疑惑的是,就算7月之前利息可能是实际用款方汇通支付的,但汇通在7月出事后处于瘫痪状态,不可能支付任何利息,那么此后信晟通的新绿盛项目出借人仍然正常收到的利息到底是谁在支付?不过据悉该项目目前也已经停止付息。
       “总归都是拆东墙补西墙,借款人有十个锅,但只有五个盖子,就看谁接最后一棒了。”上述理财公司高管对此感叹。

计算器 在线客服 新手指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