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人理财样本 炒4套房净赚60万

时间:2015-02-16

       温州人不仅会赚钱,对财富的追求也永不满足。在全球任何一个地方,温州人只需持一张身份证,找到当地的温州商会,即便身无分文,也可以得到资金创业,这就是温州人抱团的真实写照。
       
       湖北人很聪明,但合作精神和创业精神却远不如温州人。在这个生活成本日益高涨的时代,武汉人如何抛弃“小富即安”思想,闯出自己的财富之路?本报专门推出了一个普通温州家庭的理财样本,仅供读者参考。
       
       50岁的张林是温州乐清市柳市镇人。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二十出头的他还是个带着家乡制造的低压电器产品跑到山西大同跟煤老板做生意的小经销商。但在随后的20多年里,他通过开旅馆,赚取了第一桶金,又相继参与了投资办工厂、炒房、出租门面等行业。如今,他已经成功完成了从一个万元户到千万富翁的蜕变。
       
       艰苦起步 全家挤一间房
       
       “如果再占用一间房,那样每天就少了100块的收入,不划算。”
       
       上世纪90年代,柳市镇的电器产业十分红火,年轻的张林为了生计,常年奔波于柳市镇和大同之间,做低压电器买卖。为了多拿一些生产订单,他经常邀请煤老板去杭州游玩,陪他们逛西湖,安排最好的酒店和饭菜。但一回到家,他自己睡的是硬木板床,吃的是最简单的米饭就咸菜。
       
       1999年底,进入不惑之年的张林拿着做电器买卖赚来的几万块钱,回老家建起了5层楼房,投资开了一家旅馆。
       
       “当时的钱很好赚。”张林介绍:一楼当门面出租,一年大概能收入五六万;二楼以上作为旅馆,2、3楼的房间每晚100元;4、5楼的房间便宜点,60元一晚。
       
       “那时候为了赚钱,我们过得也比较艰苦。一共8个房间,7间都当客房,我们一家五口挤在二楼的一个大通间里,房里就两张床,三个孩子睡一张,我跟老婆睡一张。”张林说,“如果再占用一间房,那样每天就少了100块的收入,不划算。”
       
       旅馆开张的第一年,就为张林一家带来近十六七万的收益。2002年,张林花20万给全家购置了一套160平米左右的商品房。房子买来,两口子却很少去住,天天搬张折叠床在旅馆值夜班。
       
       “白天订房的人多,一月花2000块雇一个员工,既可以做清洁又能负责前台订房,晚上客源少,雇人划不来,不如自己守夜。”在张林看来,要想挣钱,就要能吃苦。
       
       全面开花 借钱搞投资
       
       “手里的钱一天也不能闲置,把钱存起来就是资源浪费。”30年间,张林投资旅馆赚取第一桶金,而后入股办电染厂、沙场,涉足投资原材料加工、炒房,完成了白手起家到千万富翁的蜕变。
       
       2003年,身边的亲戚热衷投资办厂,手头宽裕的张林也动了心。一天,他跟几个要好的朋友闲聊,大家都有投资的意愿,正在寻找投资项目,正好一拍即合。此时,一个好消息传来:张林所在村子要征地建商品房,他们一家能拿到70多万元的经济补偿。
       
       “我家开有旅馆,银行愿意贷款,我一口气贷了100多万,加上村里给的70万和旅馆一年的近20万收入,凑够两百万入股,跟朋友一起投资1000万办了一个电染厂。”张林介绍。
       
       做了股东的张林为了装点“门面”,次年便购买了一辆30多万元的东风天籁轿车。出去谈生意,一桌酒菜得万把块钱,还得穿得很体面。张林说,对客户而言,第一印象非常重要,有时候“排场做到家”,能让客户增加不少投资信心。
       
       “压力也非常大,有一回碰到一个不讲信用客户,产品和价钱都已经谈好了,可第二天签合约时,他竟然反悔了,一百多万的订单一夜之间说没就没了,厂里积压的产品卖不出去,手上的周转资金越来越少,我愁得大半个月睡不着觉。”现在回想起当时的情景,张林还觉得历历在目。
       
       办电染厂的同时,他又投资了采沙场。“2005年,有个亲戚想投资一个采沙场,拉我入伙,当时电染厂效益不错,我考虑了一段时间后,投资十几万进去。”张林只管投钱入股,亲戚管理沙厂日常生产,每年到头能有五六万元的分红。2008年,沙厂的利润空间越来越小,在接近收支平衡的时候,他们迅速抽身,关闭采沙场,转向房产投资。
       
       炒4套房净赚60万
       
       “这几年,钱的购买力一直在下降,房子拿在手里要比钱更有安全感一些。”
       
       张林笑言,和资金雄厚的温州炒房团相比,自己买卖的4套商品房只是小打小闹。“电染厂随时需要周转资金,我手头没有太多的余钱,只能一套一套买。”
       
       早在2004年,张林就看上了乐清市中心的一套面积150平米左右的商品房,当时的价格为5000元每平米。“买房的75万元,大部分是从银行贷的。”张林介绍,两年后,房价涨到7000元每平米,就以105万的价格将这套毛坯房迅速卖掉,净赚25万元。
       
       尝到甜头的张林,开始热衷于投资房产,先后又在乐清、上海、杭州购买了3套商品房。“炒房利润大,风险也大,买乐清的一套房子就亏了近10万。”2006年电染厂资金周转出现问题,张林到处找钱,最后以亏10万的价格将乐清的房卖掉。
       
       后来,杭州和上海的房子他就不敢全额付款,只交了十几万的首付,简单装修后租出去,用房租还银行贷款。“有钱的温州人一般不会选择这种投资方式,回报太慢。因为以后要卖的话只能当做二手房出售,我买过来是保值的。”张林说,这几年,钱的购买力一直在下降,房子拿在手里要比钱更有安全感一些。
       
       张林在5年内购置4套商品房,他估值最少赚了60万。另外,按照柳市镇目前7000元每平米的房价计算,张林家的旅馆现在可值700万元,自己住的商品房也涨到了150万元,加上电染厂和沙场的收益,张林的身家已经超过了一千万元。
       
       抱团取暖 家族共发展
       
       在温州,借钱做生意非常普遍,通常是家族抱团投资,风险利益共担。
       
       “说了你可能不信,我们家现在还欠着银行一百多万呢。”张林告诉记者,在温州,借钱做生意非常普遍。
       
       张林介绍,在一个大家庭内,谁拥有较多的实业资本、享有威信,同时又找得到有利可图的投资项目,其他家庭成员在评估完风险后,就会拿出手中多余的钱入股。然后由这个人拿着大家的钱去投资经营,盈利后按比例分红。
       
       “入股的方式非常简单,你家投资多少钱,写一张欠条就行了。”张林称,温州民间的小额投资多是建立在家族式诚信基础之上。“在温州,家族抱团投资比较普遍,自家人信得过,风险也相对小一些。另外,经营过程中如果遇到大的资金周转问题,家族内部也会相互扶持,共渡难关。”
       
       不过,家族投资者对于利益追求也相当现实。一个投资如果在一至三年内不能盈利,就会有人选择撤股,再去寻找新的项目。

计算器 在线客服 新手指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