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额宝--货币基金对银行的釜底抽薪

时间:2015-01-28

       一 来势凶猛
       2014年1月15日,余额宝资金规模达到2500亿元,成为社会中的一个热点话题。2013年6月13日,阿里巴巴与天弘基金联合推出余额宝(别名:天弘增利宝)网上货币基金,6月30日的规模达到57亿。仅仅7个月多一些,余额宝就成为中国第一大单只基金。
       随着余额宝的规模持续扩大,大量中小散户纷纷加入余额宝,将银行存款转为购买余额宝基金。在2013年6月18日,余额宝用户数为100万户到2014年1月15日,用户总数为4900万。不论从金额和用户数上,余额宝仅仅用了7个月时间,整体翻了50倍左右。
       从个人购买者的角度,余额宝最吸引人之处包括:无购买门槛(面对中小散户)、方便快捷、并具有稳健的获利能力。余额宝基金以1元起购,也就是消除任何基金认购门槛,任何中小散户都可以参与购买。而且,基金购买者可以随时要求赎回,在没有任何手续费损失的情况下,把自己基金账户上的钱拿回来。随时的意思是,余额宝可以当天买、当天卖,没有任何手续费,如果网上活期存款。而且,余额宝每天计算收益,让基金购买和赎回变得极为方便。
       从收益上,余额宝基金的购买者5-6%的利息(年利率),远远高于银行活期存款利率0.35%的水平。而且,将银行活期储蓄转而购买余额宝,还不需要给银行缴纳跨行跨地手续费等各种手续费、年费等针对中小散户的各种苛刻费用。根据天弘增利宝2013年四季报,该货币基金的资产组合中,银行存款和结算备付金占到了92.5%,债券投资仅6.7%。即余额宝90%以上的资产投资了银行的协议存款。或者说,在财报当期,余额宝将几乎所有的钱都存入银行,获得5-6%的利息,并且让基金安全性接近于银行存款。(以上数据来自于余额宝)从整个社会的角度,余额宝以聚沙成塔的整合方式,为中小散户谋福利。2013年四季度的财报显示,余额宝的主要盈利模式是:1、众多中小散户的存在银行的小钱取出来,不要0.35%的活期存款利息,用于购买余额宝基金;2、余额宝基金将中小散户的钱化零为整,整体以大户再存入银行;3、余额宝拥有强大的存款利息谈判能力,与银行将利息谈到5-6%,甚至更高。通过余额宝,中小散户的净利息收益为5-6%-0.35%=5-6%。另外,从银行清户后,中小散户再也不用缴纳银行强收的各种费用。仅仅通过简单的大户谈判,就让银行让出5%以上的利息空间。如果按照2500亿的规模,余额宝一年能够为中小散户增加2500X5%=125亿元的利息收入。例如,一个散户将自己在银行存的10万元活期存款转到余额宝,一年就能多得5000元利息,每个月超过400元。而这些钱对于中小散户来说,意味着自己中午能够吃的好点,给爱人添件衣服,或者带孩子去趟游乐园。
       从经济的角度,货币基金开始侵蚀银行垄断利益。余额宝作为互联网货币基金的代表,是以互联网为平台的货币基金。如果按照严格的定义,货币基金主要用于货币市场操作,尤其是银行间的同业拆借。在货币宽松的情况下,银行之间的隔夜拆借利率接近安全的流动资金贷款利率,也就是接近国债利率。由于中国银行的垄断特点,银行存贷款利差大,银行可以轻轻松松赚钱。例如,银行吸纳储户的活期存款利率为0.35%,但是无风险流动贷款利率往往可以达到3%以上。
       其中绝大多数的利息差异(利润)都让银行吃掉,而散户基本得不到钱。
       货币基金的作用是,能够以大资金或者银行的角色出现,将利息差异还给散户。从2013年中开始,中国社会资金链逐渐枯竭,银行的资金越来越紧缺。各行为了达到规定的存贷比要求,在季末和年末等时间点,对大笔资金进行高息揽储。同时,银行在资金不够的时候,还进行银行间资金拆借。在季末、年末等短期时点上,大资金揽储的隔夜利率可以达到8%(年利)以上,而银行间拆借甚至可以超过10%,或者更高,这又给货币基金更大的机会,让货币基金为中小散户赚得更多。另外,由于资金链枯竭,短期(1-2个月)的拆借利率也在显著提高,也就是资金缺口长期化。例如,2014年1月26日,shibor(银行拆借利率)一个月的拆借结算价是6.9950%(年利率)。如果余额宝等货币基金以这个价格把钱拆给银行,中小散户的收益率是7-0.35=6.65%(年利率)。而这种方式意味着,货币基金直接从银行嘴里夺饭吃。
       二 后果严重
       货币基金正在形成燎原之势,对银行垄断形成沉重打击。在《孙子兵法军争篇》中说到:避其锐气,击其惰归。在银行垄断势力强的时候,银行间隔夜拆借利率低,货币基金的套利空间小,无法给中小散户提供足够大的利率收益。散户看到无利可图,因此参加的少,导致货币基金规模小,和银行谈判的能力弱。但是,由于社会资金链逐渐枯竭,银行自身资金逐渐变得紧张,自身力量在迅速减弱,必须通过高利率吸引资金。这种高利率给货币基金以足够的获利空间,让货币基金获得快速发展。另外,阿里巴巴进入货币基金领域,将广为人知的支付宝与余额宝相挂钩,极大促进中小散户对货币基金的认知。本来,中小散户处于对支付宝的信任,加入余额宝。随着时间推移,余额宝的稳定收益吸引越来越多的散户加入,人们对余额宝的认识越来越深入,进而更多了解货币基金。散户越了解货币基金,就越坚定地加入货币基金。于是,以余额宝为代表的货币基金,以燎原之势迅猛成长。
       散户加入货币基金越多,对低利率银行存款抽走的就越多,银行就越虚弱,越需要钱,银行之间的同业拆借利率就越高。同时,货币基金的力量迅猛增大,与银行之间的议价能力就越高,利用更高的同业拆借利率获得更高的收益率,也就是让散户获得更高的基金利率。需要说明的是,散户获得超过5%的利差,都是来自于银行本身的利润。银行主要靠利差吃饭,而散户汹涌地将钱从储蓄账户提走,购买货币基金,直接都是从银行垄断利益中拿回自己的钱。
       货币基金可能正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推动银行利率市场化。当散户尝到货币基金的甜头,拥有强烈的动机,了解和购买货币基金。在这样的背景下,货币基金的规模以指数级裂变的方式,或者说核裂变的方式增长。余额宝基金用了不到7个月时间,翻了50倍到达2500亿,并且推动其它宝的快速增长。
       从2013年元旦,货币基金加速了全民普及。2014年元旦前一个多月,银行资金紧张、拆借率持续提高,让货币基金获得高利率的机会,加速已经了解余额宝和其它货币基金的人,将钱转向货币基金。而在元旦后的持续高拆借利率,让各种宝保持较高的利率。春节是中国民众的家人团聚,亲友联谊的时间,人们不可避免地要谈到钱。余额宝会成为散户之间讨论的话题,刺激更多的人购买余额宝,推动货币基金在春节之后的新一轮爆发增长。散户会纷纷将活期和定期存款取出,购买货币基金(比定期存款利率高)。银行更加缺钱,进一步加剧银行的资金紧张局面,更迫切地需要借钱,推高的银行拆借利率,货币基金可以趁机获得高利率。高利率推动更多散户从银行取钱,进一步推高利率。在这样的情况下,就会形成一个利率越来越高的螺旋上升模式:散户提取存款---> 银行缺钱 ---> 拆借利率提高 ---> 货币基金收益高 ---> 散户(包括中户)存款---> 银行更缺钱 --->拆借利率进一步提高。一旦散户和中户大规模将资金从银行储蓄账户向货币基金转移,而且形成滚雪球效应,银行拆借利率将螺旋上升,市场利率(货币基金)利率也随之螺旋上升,迅速推动利率的市场化。
       利率市场化可能导致市场利率急剧上升。货币基金的突然火爆,背景是银行缺钱。问题在于,在中国货币总量已经达到110万亿,超过美元的货币总量(按照美元比人民币1:6)。按道理,在如此巨大的货币总量规模下,银行的资金应该极为宽松。但是,为什么银行资金反而会紧张、而且极度紧张呢?
       归根结底,银行资金紧张主要是因为将款项贷给体制经济,而体制经济只会花钱,不会赚钱,因此没钱还给银行。不仅本金还不了,连利息都还不上。从2011年开始,体制内的资金链已经断裂,促使银行加速从社会筹集资金,包括从实体经济抽贷、发行理财产品等等,导致社会资金链断裂。因为体制资金过于庞大的黑洞,加上体制需要越来越大的消耗,即使中央每年印钞增长达到13%,仍然无法填补窟窿,资金链断裂程度越来越深。随着社会资金链断裂从冰崩到雪崩,银行即使竭尽全力从社会中抽取资金,也难以填补体制经济的黑洞,进而引发2013年开始的社会资金链衰竭(我从《2010年经济分析》一直到最近的《中国大物理》中,在不同时期、从不同角度分析过整个过程的机理)。
       如果对各个银行的资产负债表进行深入分析,就可以发现,银行的贷款主要贷给体制经济。
       而体制经济敢于不还钱,银行也没办法,只能借新还旧,增加的印钞量只够覆盖旧债务。或者说,银行贷款中,绝大多数已经成为死钱,根本要不回来。剩下的只有少量的资金可以动用,还涉及到法律规定的存准率和存贷比要求(存准率是国际银行业的硬性规定,大银行不敢随意违反)。而一旦储户开始大规模提现,直接从银行抽走的,就是这些少量可以动用的资金。而一旦储户爆发式体现,必然导致银行资金枯竭,疯狂进行银行资金拆借,急剧推高拆借利率,也就是急剧推高市场利率。而且,推高利率的范围不仅仅是隔夜或者一两周拆借利率,同样会大幅推高1个月到半年的利率,整个市场利率急剧上升。
       一旦市场利率急剧上升,会对多方形成严重的打击效应。首先,银行会严控房贷,甚至停止房贷。从2013年11月份开始,大多数房贷已经暂缓或者停止。对于已经批准的房贷,银行以额度不够为由,让房贷者等到2014年再开始批准。但是,进入2014年的不到一个月,虽然央行大规模印钞,向市场投放货币,但是银行存款还在急剧消失。
       其次,货币基金趁机加速壮大,吸引散户资金,将市场利率(银行大资金吸储)提高到6%以上。需要说明的是,这个超过6%的利率,只是银行的资金成本。如果银行再贷款出去,考虑到银行的各种高昂费用,可能还需要加3-4%以上的利率,才能比较合算。而且,房贷是长期贷款利率,一般以5年为借贷单位,属于长期贷款,还要在此利率上加2-4%。如果按照利率累加,只有以超过10%的利率贷出去,银行才从理论上不会亏本。问题是,如果散户持续从银行提现,再加上其它因素导致的银行存款消失,直接会加剧银行的资金需求,促使利率持续上升。
       对于银行来说,更加可怕的是,随着货币基金日益火爆,大量散户和中户已经开始将定期的钱取出,不再续存,而转到货币基金中而货币基金的存款以短期大额存款和拆借资金为主,都是短线资金。银行最为恐惧的是,将拆借进来的短期存款,大规模以长期贷款的方式贷出去。一旦出现市场利率变化,短期存款开始撤离,直接导致银行被挤兑。在银行的实际呆坏账已经堆积如山的情况下,挤兑就成为压垮银行的最后一根稻草。因此,货币基金的爆发式成长,直接带来的是银行对房贷的严控、或者直接停贷。
       随之而来的是,地方体制经济将遭受沉重打击。从2011年开始,银行除了为地方融资平台提供大量贷款外,还将资金集中在房贷上,并全面向社会民众推广理财产品。到几年后的2014年,地方融资平台基本已经无法归还贷款,甚至利息都还不上。而理财产品则主要以地方的房地产、或者资源矿产为主,实际上是支持地方体制的运转。进入2014年,理财产品到了还钱的高峰期,让地方体制陷入两难。如果将钱还给当年购买理财产品的投资者,这些投资者不会继续卖理财产品,而是将会投入更安全稳健的货币基金。如果理财产品的借钱人不还钱,一个个理财产品爆掉,意味着无数投资人血本无归。理财产品发行的时候,银行以组织者的身份,鼎力推荐理财产品。理财产品大规模爆破,则让人们更加不信任银行、甚至仇视银行,进而转向货币基金。
       无论如何,理财产品到期后,已经不可能通过发售新理财产品,来替代旧理财产品,进行糊弄了。理财产品问题导致的资金失血,意味着地方体制将失去一个重要的资金来源,资金形势将急剧恶化。更重要的是,一旦银行严控房贷、甚至停止房贷,将对地方体制形成致命打击。地方体制最重要的收入来源之一,就是卖地收入和征收房地产相关税收。一旦严控房贷,整个市场将直接失去通过房贷进行购房的人。这是什么概念?
       例如,一套三线城市的房子价格是100万元。房奴们已经拼劲全力,拿出所有积蓄,首付30%,剩下的70万元贷款买房。但是,一旦严控房贷,这些人只有30万,够不着买房的门槛,与此同时,地产商不会把房子以30万元卖掉,因此整个房地产市场将出现交易冷清甚至停滞的状况。
       不论市场中的买卖双方如何对房价产生看法,只要银行严控房贷,就意味着人们对房价的暴跌共识达成。不会有房地产商再买地,房奴也不会买房,也买不起房。地方体制在卖地和收房产税的项目上,将几乎难以得到收入。没有了理财产品支持和房地产收入,地方体制将很快陷入甚至没钱发工资的境地。
       同时,银行将加紧对实体经济抽贷,对实体产生重大打击。在银行的所有贷款业务中,最容易抽走实体经济的资金。一旦货币基金迅猛发展,大量从银行抽走存款,银行将直接对借贷的实体企业下手,先从实体企业中抽走流动资金。从2011年开始,银行已经逐步对实体进行抽贷,导致大量实体陷入困境。很多实体受骗借高利贷,甚至陷入家破人亡的惨境。而进一步从实体企业抽贷,意味着对实体进一步卡紧,加速更多企业的倒闭。而且,由于银行资金紧张,还会对不欠债的企业下手。
       所有企业的账户往来都需要经过银行,委托银行进行相互之间的资金结算。一旦银行资金紧张,直接就会拖延结算时间,让钱从企业的户头早划走、晚划入。通过拖延结算时间,滞留企业的流动资金,银行能够相对减缓资金压力。但是,由于绝大多数实体的单位利润已经极为微薄,很多都靠周转率而积累一些资金,让自己能够生存下来,一旦银行开始占压企业的资金,导致企业资金流动减缓,直接会导致企业周转率下降,很多企业就会由盈转亏,个别企业因为资金相对紧张,可能会因为被占压款项而导致资金链断裂,给企业带来严重损失,甚至直接导致企业倒闭。
       三 生死未卜
       货币基金会不会被禁止?由于网络化货币基金的发展过于迅猛,绝大多数体制内人员不理解金融,更无法理解网络化金融,自然无法想象货币基金发展的一系列后果。体制可能也没有料到,民众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接受互联网金融,而且已经迅速从懂互联网的年轻人群,普及到上网有一定困难的年长群体。
       货币基金以燎原之势普及开之后,体制内的人群才会后知后觉,并且逐层惊恐万分。首先,银行系统出于自身利益,先感觉到威胁,并从多个方面攻击余额宝。而且,还通过官方媒体,宣传余额宝的安全漏洞,让人们在使用余额宝的时候增加顾虑。但是,这样的行为已经开始产生负面作用:1、银行越是攻击余额宝,民众越是支持余额宝,更积极地将钱转到余额宝。2、官方媒体攻击余额宝的安全漏洞,实际上银行的安全漏洞更多,无数储户因为银行漏洞而损失钱,也得不到赔偿。而且,余额宝也在完善安全措施,并且承诺如果因为安全问题而受到损失,余额宝全额赔付。另外,余额宝只是货币基金的一种,其它网上货币基金都在加强安全性,防止基金购买者被盗的情况发生。随着人们越来越了解货币基金,都在扩大货币基金的使用,也就是平衡不同货币基金之间的安全性。
       其次,即使最高决策者开始意识到货币基金的问题,想纠正的时候,也会为时已晚。中国总理李克强接见了马云,等于表态支持余额宝。所以,不到威胁整个体制安全的时候,不可能迅速转变立场,严厉打压余额宝。因此,只有到了货币基金已经发展到实力很强,地方体制无法维持的程度,才有可能会全面打压货币基金。
       问题是,即使体制想打压货币基金,也面临极大的困难。货币基金本身是体制推出的,属于整个股票基金市场的一部分。如果要想打掉货币基金,就得关掉整个基金市场,而股票市场又靠股票基金支撑,否则早就垮台了。在全民炒股时期,大量民众购买了股票基金,结果亏得一塌糊涂。如果直接取消基金,要不要赔偿大量民众的亏损?如果只取消货币基金,也没法进行界定。况且,每个货币基金的背后,都有强势的利益势力在支持,货币基金整体形成的力量更加强大。
       另外,当广大货币基金的购买者开始每天靠着货币基金的利息,凑点买菜钱的时候,取缔货币基金意味着引起更大的民众反弹。在2013年就开始的大规模体制反腐斗争中,需要广大民众的支持。如果失去民众的支持,反腐的结果可能就不会是自己预期的那样,而是打蛇不成,反被蛇咬。所以,当民众采用余额宝的状况,形成燎原之势之后,体制再想收缩就变得艰难了很多。
       所以,随着金融状况的持续变化,互联网金融正在越来越显著影响整个社会。而体制希望打压货币基金,但是考虑到多种利益因素,难以达到相应的目标,而余额宝等货币基金则能够利用各方的矛盾,相对保障社会各方面和自我的行动。余额宝的明天,拭目以待。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有着各样事物,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

计算器 在线客服 新手指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