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债务基金危机促使各国不敢过于自信

时间:2015-04-10

       国财长星期五欢呼经济复苏好过预期,并认为现在是策划撤走经济刺激措施的时候。不过,希腊债务危机促使各国不敢过于自信,各国也无法在征收银行税课题上达致协议。“
       我以为报喜不报忧是某些中国人的专利,现在也感染20国财长们,也难怪他们喜形于色欢呼雀跃,握着至高无上世界经济话语权,站在巅峰的世界舞台上呼风唤雨,
       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简称],中国自一九八零年恢复创始国以后,份额依然比不上一、二个欧洲小国的总和!就算是现在的3.72%与美国的16.83%投票权来比够,还是身轻言微!换然之中国在IMF的影响力太弱少了,实际上IMF美国享有绝对的否决权。某些经济人士曰:既便中国向IMF注资,对在IMF地位的改变也不大,此话并非是危言耸听,空穴来风,
       美国、日本、欧盟在IMF形成的三国鼎立已久,仔细看来发展中国家充其量是旁听生而已,如果不是因地位与话语权问题,”金砖四国“在巴西又何苦联合声明?
       联合国是个政治实体,尽管中国占有五个常任理事中的一员,但随着冷战的终结,倡导”和平与发展“自由市场的今日,一个国家的综合实力经济占的比重相当重要;也就是说,经济上去后在世界上必须争取一定的话语权,否则就会任人鱼肉,看人脸色,扮演跑龙套份上。
       中国的GDP实际上早超日本,多年来的外汇储备稳居世界第一,说明什麽呢?中国市场发展潜力非常之大,依然受到世界各国投资者的青睐。举例,朱榕基在位时出笼一揽子刺激经济方案,首先加大力度发展基楚设施,填补因加入世贸对某些国营企业的冲击,亦为一部分国营下岗工人增加就业。另外几度降低银行利息,刺激国民拿钱出来投资、置业;开放节日长假期,搞活国内外旅游行业和市场消费,特别是在国家税收方面进行改革,中央实行宏观调控等等,有人曾为朱榕基总理捏了一把汗,在加入世贸国企调整转型中,造成一大批吃惯大锅饭的工人下岗,假如失败会不会成千古罪人?事实上朱成功了,是他的长痛不如短痛当机立断,为中国今天的经济带来一片生机和繁荣,为中国今天的发展能充分得到世界认同和尊重立下汗马功劳,他是中国经济改革中居于邓的第二人,流芳百世!以上举例无非是说明一点,中国人在困难面前未曾吓倒过,就算身受美国”次贷“金融风暴影响,中国由于有强劲的内需,有政府大力支持刺激经济计划,也能从从容容最先走出低谷。试想想,中国只用三十年创造出世界奇迹,养活十三亿人口,这是史无前例的!亦是那些生搬硬套所谓的最大民主国家印度不能比拟的。作为一个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起码是第三世界发展的榜样,如果没能够在G7、G8、G20,世界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中享有话语权,请问,所有的组织能有代表性吗?答案是否定的。
       作为一个联合国专门机构---IMF,有没有真正顾及发展中国家或经济上陷入困境的国家着想?也难怪自冷战以来常常遭到质疑,引用如下:
       ”有批评指出,基金偏袒与欧美公司有良好关系的资本主义军事独裁者。另有批评称,国际货币基金不重视民主、人权和劳工权益。这些批评引起社会的讨论,促进了反全球化远动。相反意见认为,国际货币基金促使国家民主化的能力有限,而它的宗旨也没有写明要这样做。有支持者指出,经济稳定是民主的先决条件。
       有经济学家批评,国际货币基金的经济援助都是“有条件地”批出:受援助国需要实行基金建议的经济改革。经济学家认为,这样做会影响国家的社会稳定,实际上适得其反。“
       不但是这样,IMF在二零零一年阿根廷金融危机中扮演的角色叫人谈虎色变,也因此造成南美洲国家对IMF仇恨由来已久,更有专家直言:有时IMF在制造贫穷,
       今天,在20国财长要求主持的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会议上,如果撤走救市措施是否言之过早?有没有听取”金砖四国“在巴西联合声明所有意见?这些都在期待中。

计算器 在线客服 新手指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