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基金于鑫:2012年银行股仍具安全边际

时间:2015-04-02

       银行保险估值具有优势
       主持人:2012年是龙年,我们今天非常荣幸邀请到一位和龙有关的基金经理,他就是东方龙的基金经理于鑫先生,同时于鑫先生也是东方策略成长的基金经理。我手里有一份来自银河证券的数据,2012年东方策略在217支主动管理型的标准股票型基金中业绩排名第三位,东方龙在灵活配置型基金里面业绩排名是第一位。可以说于鑫先生管理的两支基金业绩是非常优秀,回顾2011年,您觉得您管理的两支基金业绩如此优异的原因在哪里?
       于鑫:一个是当初我们对市场行情做了判断,就是谨慎,感觉趋势性行情不大。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从整个配置上选择低估值的成长型公司,像银行,包括食品饮料、商业等等,这些行业相对来讲比较好一些,所以总的来看业绩还算可以吧。
       主持人:为什么去年有这么谨慎的预期呢?
       于鑫:主要是年初的时候我们就觉得政策的宏观调控相对来讲全年都不会放松,这是第一个。第二,我们当时也感觉到有好多小市值公司估值太高,泡沫太大了。就是说传统的产业会受到政策的压制,一些我们大家认为的新兴行业,或者是可能成长比较快的行业,估值又过高,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觉得2011年的机会是比较少的。
       主持人:通过季报我看到您持的重仓股,银行股和保险股是您重仓里面贯穿全年的重仓,您这样配置的原因是什么呢?
       于鑫:银行具有趋势性成长,在年初的时候就看到银行的净利润增长在30%左右,现在年报都开始披露了,我估计会更高一点。估值都很便宜,没有一个银行的估值在10倍PE以上,这是我对银行的看法。我感觉保险这个行业未来的发展空间是巨大的,我看过一些报道,我做过一些相对的研究,我自己感觉作为保险行业而言,未来的发展空间还有四到五倍,在十年之内可以看到这样的情况。
       主持人:您是说市值?
       于鑫:就是保费的收入应该有四到五倍的空间,当时站在2011年底的时间或2012年年初的时间,这个行业的估值又不算很高,一般来讲都在十几倍的市盈率。我觉得一个发展空间比较大的行业,估值又不高,值得你长期关注吧。
       主持人:在银行股和保险股里面,您有没有一些倾向性,或选择其中的那一些?
       于鑫:做行业而言,短期银行估值更低,长期更确定。从长期来看,保险发展空间更大。具体到个股,就看过去的竞争当中、市场当中已经选择出了一些不错的标的,像招行、平安,这些我自己还是比较喜欢的。
       主持人:这都是基金标配。
       于鑫:我是配了不少。
       主持人:最近披露的四季报里面,您展望了2012一季度的市场走势,发现您还是对金融行业比较看好,您的这种看法觉得会贯穿2012年全年吗?
       于鑫:目前看没有问题,保险不仅贯穿2012年,可能时间会更远一些。银行的话,可能我们要看息差的走势,毕竟要看企业盈利的增势。再一个这次经济到底是软着陆还是硬着陆,我自己判断是软着陆,所以买那么多的银行。
       主持人:您觉得今年银行股存在的风险是什么?
       于鑫:首先政策性风险吧,所谓的不对称加息,概率不大,我坚信概率不大。第二个风险就是经济的硬着陆,现在看概率更低,去年还有人谈,到今年就没有人谈了,风险可能就是这样。坏帐的话,我们要看银行就是息差、贷款规模增速、坏帐、中间业务值收入这四块。我们可以看到息差,我觉得今年问题不大,贷款增速是确定的,大概在13%、14%的样子。坏帐的话,目前看有,也在上升的趋势,但是可控。中间新业务收入这些年一直增速不错的。
       主持人:今年年初有很多经济论坛,大家提到去年一年实体经济瘦了,银行肥了,今年大家呼吁让银行瘦身来回补实体经济,这种政策性风险出现的几率的大吗?
       于鑫:我觉得不是很大,谁加过年还不吃个饺子。2009年、2010年银行业的增速并没有规模以上企业增速快,只是在2011年(较快)。银行还在承担一个风险,就是有可能会出现大规模的坏帐,银行业是有风险的。之所以2011年业绩这么好,无外乎国家采取了紧缩政策,就导致利率不断走高,银行的息差在扩大。第二,通常来讲,在国外会发现利率走高的话,企业会倒闭,银行会受损,我们国家还可以,虽然有一些企业倒闭,倒闭的这些企业在银行没有贷款。所以使得我们的银行在信贷信用成本没有上升,但是息差在不断涨,所以这个利润就表现好一些。
       主持人:大家都说今年是房地产行业集中偿贷的阶段,这个时候会不会坏帐出现的几率会大一些?
       于鑫:我想一下,这个集中还贷,如果从银行的角度它在地产行业的贷款配置是一定的,我们可能更多谈到的是信托,大概有5000亿到7000亿的房地产信托,这块可能个别会出现问题,大规模是不会。现在我们看到地产不是卖不动,稍微降一下价立刻就把手里的卖出去,而信托都有抵押的,所以风险不是很大。
       寻找国内消费龙头
       主持人:您在四季度报告的时候,还提到一季度还看好交通运输、房地产、商业贸易、汽车这些行业,这个逻辑是什么呢?
       于鑫:交通运输估值很便宜,像某铁路股只有七倍PE,还有50%的分红,某机场股未来的成长非常确定,现在的市盈率大概十四五倍的样子,我觉得都可以吧,估值很便宜,成长很确定。
       食品饮料的话,消费还是看好的。
       商业贸易跌了这么多之后,估值基本都进入20倍市盈率以下。长期看,百货这个业态在中国还是有很强的生命力,随着居民收入的不断增长,消费方式在升级。拿我个人来讲,我念大学的时候在地摊买东西,后来到批发市场,再后来随着自己收入的增加可能经常会去百货公司等等地方购物,这个业态还是有很强的生命力。
       汽车的话,我想汽车刚开始进入中国的家庭。举个例子,我念书的时候,二十多年前我根本没有想到我会有汽车,更不用想换车的问题。到今天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拥有自己的汽车,这个过程我觉得还会持续,所以这个行业还是看好的。
       主持人:您可以再谈谈房地产吗?
       于鑫:房地产是这样,整个这个行业,我觉得规模,我指的是每年的销售面积增速不会太高,房价的话,按我个人的理解是稳中有降,不要指望崩盘,不会崩盘的,因为我们的需求还是很强的。我看好房地产,并不是看好整个行业,并不是说这个行业未来会以多快的速度发展。对这个行业而言,过去美好的日子已经结束了,行业内的龙头公司在调控的过程当中,因为龙头公司的资信好,实力强。在调控的过程中,他可以很轻松地击败资金跟不上的对手,就是有一些小对手逐渐退出市场,这些龙头公司在市场当中的份额会不断增加,所以我是看好房地产行业的龙头公司。
       主持人:我昨天看了一份研究报告,也是关于房地产的,它说今年房地产行业可能会比较分化,推荐保招万金这样的龙头企业,您是赞同这个观点吗?
       于鑫:我比较认同这个观点,一些小的公司、一些项目公司在获取资金、土地方面都会存在一些问题,而且在整个的调控过程当中,你会发现这些公司的风险很大。作为全国性的公司,你会发现在这个调控的过程当中他们的实力在不断增加。
       主持人:您如何看待2012年整体的系统性风险,系统性风险可能会出现在哪里?
       于鑫:去年的时候有人说是欧债,现在看应该不大。硬着陆的话,我觉得问题也不大,经济硬着陆的风险也不大。我觉得整体的系统性风险作为市场整体而言我觉得没有什么太大的系统性风险了,个股可能会有一些,有一些高估值的,还是有较大的风险。
       主持人: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您会逐渐加仓?我看到从去年二季度末开始您的仓位是逐季度下降的,到四季度末两支基金仓位大概是70%左右了。现在在这种背景下会不会逐渐增仓呢?
       于鑫:我想会选择一个好的时机,我觉得现在这个市场基本上越低越买,逐渐把自己的仓位加起来,这个位置我觉得这个市场相当多股票非常有投资价值了,买这些股票剩下的就是时间,只要有时间足够耐心去等,你的回报应该讲比存银行高得多。
       主持人:您如何总结在2012年整体的仓位策略,会采取什么样的策略?
       于鑫:在今年我想先看结构,因为今年还是一个结构调整年。基本上从行业上来看,刚才已经提到了我比较喜欢的行业,像保险、银行、地产、汽车,也许阶段性还有煤炭,包括食品饮料、酿酒,还有医药、环保等等,可能是下半年,这可能是我下半年看好的,在行业上是这样。
       在行业上的公司,我基本上会选择每个行业的龙头公司。我觉得龙头公司的估值比非龙头公司的估值还要便宜一些,我想市场上将来会认识到这一点的。
       从仓位上,我的想法是低得多我就多买一些,涨得多就稍微减一点。
       主持人:我觉得您这个观点,买龙头公司的观点和富达基金的安东尼波顿的的观点有些类似,他也是比较青睐龙头企业?
       于鑫:我可以说比较崇拜这个人。一方面他是做逆向投资,敢于在一个行业不被大家看好的时候,真正发现这个公司的价值,长期持有,我比较喜欢。
       市场信心恢复需要一年时间
       主持人:东方基金旗下除了您管理的两支基金,其它的偏股型基金业绩也非常好。我看到银河证券这份数据里面,东方精选的业绩在偏股型基金里面拍在第二位。您作为东方基金投资委员会委员之一,您能不能跟我们谈一谈整个公司是怎么来处理自己旗下基金投资的整体风格的,在今年整个的策略是什么?
       于鑫:我们投委会每个月都要开一次会,基金经理每个月会提出自己的思路,拿到投委会上大家充分沟通,然后给你一个大的基调。总的来讲,我们公司基本上是比较偏向于价值投资,我们基本上不会做趋势投资,也不会听个故事就会重仓,去年的(公司整体)业绩排名我们好像是排第一,所以业绩还是不错的。
       主持人:在投资委员会和基金经理之间大家把握的是什么样的度,基金经理自由度有多少,投资委员会会有约束性的条款吗?
       于鑫:有约束性的东西,主要包括仓位,会根据基金经理自己提的建议给他们约束一个仓位的上下范围。行业范围,也会有一个约束,就是行业占整个股票投资比例不能超过多少,这是一些。或者说某一个个股,比如今天想买5%以上,可能需要投委会仔细研究再批准,其它的方面基金经理还是有比较大的自我发挥的权限。
       主持人:今年整个投资委员会对市场的判断是什么样的?
       于鑫:相对比较乐观,但是我们觉得从经济范围来看没有什么大的问题,估值又比较便宜,所以我们总的来讲对今年要比较乐观一些。我们觉得不确定性的是,投资者的信心恢复需要一段时间,这个信心的恢复,人气的重新聚集需要一段时间,所以今年也不至于看得太乐观。
       主持人:您觉得信心恢复的时间需要多久?
       于鑫:不知道。因为行为经营学里面个体的行为是很难预测的,人的想法是很难预测的,我觉得今年是信心修复的年份,从信心的沮丧到信心的修复到信心的高涨是需要时间的,信心的高涨就预示着牛市来临了。
       主持人:我们谈了这些策略和想法,您能不能总结一下您的投资风格?
       于鑫:我的投资风格可能偏向价值投资多一些,基本上我比较愿意选择一些估值相对比较低,然后成长比较确定,流动性比较好,然后公司治理结构也叫较好的公司去投资。
       主持人:在您的十年从业的过程当中,对于您风格的形成有没有重要的人或事出现?
       于鑫:我想上一个熊市,上一个熊市对(我投资)风格的形成有比较大的贡献。在上一个熊市当中,我刚进这个行业的时候都是看书本,虽然以前有过工作经验也不是在这个行业,所以以前也是经常犯错误。在不断犯错误的过程当中不断地积累。最后我越来越深刻地理解到复利的重要性,对于怎么来实现复利,我觉得应尽可能规避风险,少犯错误。市场长期来看就是不断上涨的,你只要少犯错误就能不断盈利,以少胜得大胜。我想那一段对我后来的投资风格的形成,以及一些选股的经验,应该说是贡献非常大的。
       主持人:除了刚才提到的安东尼波顿,还有您欣赏的前辈或从业人员?
       于鑫:应该说很多吧,很多人都值得我们学习,比如国外的巴菲特是我们都知道的,还有邓普顿,也是很钦佩的。国内的话,应该还有很多非常不错的基金经理,像我们公司的庞总(东方基金投资总监庞飒),还有以前的付总对我的帮助都是很大的。
       主持人:从跟庞总的接触当中,您觉得他的哪些风格是您比较欣赏的?
       于鑫:我们两个都基本偏价值,只是行业的侧重点略有不同,其实你看我们的持仓就看得到的,他更多比较喜欢食品饮料、商业贸易、旅游等,我更多喜欢金融服务或者房地产之类的,我可能偏金融类多一些。我们两个也经常沟通,所以你会发现他的持仓当中,我看好的公司比较多一些;我的持仓多一些,他看好的公司也有一些。
       主持人:我看到您的从业经历里面,在刚刚进入基金行业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是在管理货币市场基金,您觉得这段经历对您的帮助体现在现在什么方面呢?
       于鑫:更多是做事更细心一些,即便很小的盈利机会也不要放弃。
       主持人:你觉得管理主动的股票型基金和货币市场基金的区别在哪里?
       于鑫:因为货币市场基金看宏观经济就可以了,而且(净值)波动也不大,要细心去把握一点点机会。在宏观方面,就是说主动型股票基金不光要看宏观经济政策,还要看估值,还要看竞争对手是怎么想的。可能更复杂一些,挑战性更多一些,而且货币市场基金确定性因素很多,好多都是确定的。像主动型股票基金几乎是没有什么是确定的。
       主持人:人的因素更多。
       于鑫:主要是跟自己去博弈,其实好多大的方向,或者是大的道理,我们看书都能看到。我们可以很容易学习或模仿大师的一些经验,但是能不能坚持住,能不能顶住各种诱惑,这个市场的诱惑是非常多的,每天都在涨停板,但是你不能顶住诱惑,能不能坚持去做,这是一个比较难的事情。
       草根调研是决策重要辅助手段
       主持人:有人声称您比较青睐或注重草根调研,您能不能谈谈您之前做的草根调研的案例?
       于鑫:我觉得草根调研要对上市公司的年报或财务报表的研究要结合起来,也要看其它人的研究,不能只看草根调研。举个例子,在去年我的银行拿了很多,当时有好多人在谈,动车出事之后好多人谈银行要出事,高铁都没有人坐了,一些政府融资平台的项目都会出现问题。
       主持人:当时好多人担忧这些因素。
       于鑫:我就刻意联系了一个调研,到上海一家银行调研,非常感谢这家银行。我从北京坐高铁到上海,在上海又坐了一遍地铁,看了一些政府融资平台的项目。我从北京到上海的过程当中,我看到的是乘客从北京到济南是满员的,从济南到南京少一点,南京到上海更多一些,我觉得对高铁不用担心。坐了地铁,觉得对高铁的还贷也不用担心。又看了一些政府投资项目,觉得没有媒体报道得那么可怕。然后又了解了一些数据,坚定了我持有银行的信心。
       主持人:在动车出事之后还敢去坐,这是不是需要一定勇气?开个玩笑。
       于鑫:(做草根调研)你都可以去企业的竞争对手那里去问,企业的上下游,包括我去买东西的时候也会问售货员你的工资怎么样,特别前一段超市里面的工资压力很大,人员的工资嘛。
       主持人:您在日常生活中经常在不经意之间做一下草根调研?
       于鑫:对啊,数据是靠不断积累来的。
       主持人:您每天想的都是投资中的事情,每天随时随地就草根调研了?
       于鑫:基本上投资是我们的生命。
       主持人:外界所言非虚。我跟同行交流,有人说你早上8点钟就到公司?
       于鑫:差不多,基本上我们同事都是这个点到公司。
       主持人:每天早上8点钟到公司去看研究报告,每天晚上很晚才走,也是看研究报告。
       于鑫:多看一些,你永远掌握不了所有数据,你尽可能掌握更多的数据,这样你做出来的决策,犯错误的概率低一些。
       主持人:去年有很多公司出现了黑天鹅的事件,这是不是如果做草根调研比较扎实的话,能否使概率有效地减小?
       于鑫:减少是可以的,完全避免是很难的。有一些公司爆发出来的,像当年的三聚氰氨、瘦肉精是防不胜防的。但是有些公司你看财务数据是有怀疑的,加上草根调研是可以规避的。
       主持人:您能不能讲一讲您的经历,是怎样走到这个行业的?
       于鑫:我是2001年进入这个行业的,先在世纪证券资产管理部。2002年一直到2005年都在世纪资产管理部,当时在熊市也是蛮痛苦的。
       主持人:后来是什么样的机会到基金行业?
       于鑫:小孩要念书就回到北京,正好东方基金要招人,当时发东方精选,缺一个基金经理助理,很感谢东方基金给我一个机会,开始做东方基金经理的助理。随后在东方基金的培养和我自己的努力下,我就先是做货币基金,然后做了东方精选的基金经理,配合付总工作,在和付总一起管理东方策略成长,然后开始一个人管理东方策略成长和东方龙。
       主持人:您对自己的职业生涯有什么样的规划?
       于鑫:在这个行业内坚持做,我自己觉得做投资就是一场没有终点的长跑。你所做的事情就是每一天每一刻跑好每一步,只有不做的时候才能对你的投资生涯做一个判断,这个判断也不是你来做的,是其它人做的,是你的业绩来做的。将来如果真的离开这个行业,我希望做一个投资顾问。因为我觉得我们这个国家,普通的投资者跟这个资本市场之间缺乏一个投资顾问或理财顾问的阶层,他们可以帮着投资者在市场低迷的时候告诉你,把你的资产配置一下。在市场狂热的时候,可以告诉你把你的钱拿走一些,离开这个市场躲避风险。现在我们基本是相反的,在市场低迷的时候没有人告诉你可以买,好多人告诉你这个东西不能碰了,股市怎么能买呢。在市场很狂热的时候,会不断有人告诉你,这个来钱快。
       主持人:这个是暂时没法改变的一个现状。
       于鑫:在将来有一天我希望可以做这样的角色,跟投资者说,现在可以买了,很便宜了。也以跟投资者讲,别看来钱快,但是有风险了。
       主持人:您对未来有什么样的目标吗?自己想达到的目标或自己取得的成绩?
       于鑫:我希望把我的基金做好,我也是自己管理基金的持有人,我希望每天勤勤恳恳、任劳任怨,让我的基金净利不断上去,给持有人一个满意的回报。
       ?

计算器 在线客服 新手指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