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基金老鼠仓案升级

时间:2015-05-27

       监管层已开始关注上市公司“市值管理”中的内幕交易风险,尤其是并购和定增过程。据悉,可疑账户的排查范围很广。监管层的稽查手段也与时俱进
       近日,广受市场瞩目的华夏基金“老鼠仓”案再度升级。
       财经记者独家获悉,华夏基金被调查出“老鼠仓”行为在任和离任员工约6人至7人,迄今为止,华夏成牵涉人数最多的基金公司。
       这一数字,超出了海富通基金九个月前的记录。2014年3月,证监会通报了海富通基金蒋征、陈绍胜等5名原任或时任基金经理涉嫌内幕交易的犯罪行为。
       与以往不同,华夏基金这次被调查的范围包括在任或离任的研究员和交易员。调查的范围之广,超出预期。某些早年已经奔私募的前华夏基金员工,也被牵入其中。随着稽查机构调查的深入,华夏基金内部已是风声鹤唳。
       2011年就离开华夏,出任天弘基金总经理的郭树强也被牵入其中。据悉,郭在华夏基金任职期间涉嫌“老鼠仓”,交易金额在千万元级别。
       2014年7月初,财经杂志报道,华夏基金原基金经理罗泽萍被调查,已出逃海外。此后罗泽萍回国自首,于8月14日被公安机关抓获。
       另外一名接受调查的原基金经理是刘振华,于2月末离职。刘振华自2000年9月加入华夏基金后,历任交易员、研究员、交易总监等职位,离职前任华夏兴和基金经理。消息人士透露,刘振华任交易总监时,当时手下的两名交易员都在接受调查。
       2014年以来,证监会调查基金经理等总计不到200人,查出问题数十人。目前,涉案人员的案情公布尚待时日。
       2014年初以来,华夏基金已有9名基金经理离职,人数之多,位列全市场之首。
       郭树强涉案
       2014年6月份,郭树强被调查的传闻便不胫而走,且近来有发酵趋势。这或与其在华夏基金期间涉嫌“老鼠仓”有关,据悉,郭的交易金额在千万元级别。接近华夏基金的人士表示,郭树强涉案可能是较早时期,调查需要时间,应该不会很快出结果。
       郭树强否认被调查的传闻,称公司业务繁忙辛苦,前段时间刚切除甲状腺,手术刀口仍很明显。
       “没影儿的事,都是市场谣言。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郭树强在12月初的一次公开露面时对财经记者说。
       此次见面时,郭比半年前稍显憔悴了些。虽然天弘的内部邮件仍时不时有总经理出席各种场合的消息,但是郭树强今年已经鲜少露面。在基金业协会内部的数次会议上,凡要求总经理出席的场合,他很少到场。
       郭树强毕业于着名的“五道口”,1998年即加入华夏基金,自2002年初开始管理基金兴和,是中国最早一代基金经理,后来担任专户总监。
       郭在华夏基金历任交易主管、基金经理、研究总监、机构投资总监、投资决策委员会委员、总经理助理等要职。
       2011年下半年,他离开鼎盛时期的华夏,出人意料地出任天弘基金总经理。当年,天弘基金资产规模仅74亿元,在业内毫不起眼。
       不过天弘的命运因与支付宝的合作神奇逆转。2013年6月,天弘基金与支付宝合作推出余额宝,从此搭上互联网金融的快车,规模呈几何式增长。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天弘基金一跃成为行业老大。
       天弘基金内外积怨颇深,郭树强“被举报”的传闻始终不绝。天弘基金正与小银行推出的线下余额宝,将管理费等收入全额返还银行,为了客户和规模,不惜牺牲利润,其他同行怨声载道。
       2014年6月,天弘基金的股权激励方案出炉。郭树强一人出资4200余万元,占比2.42%,成为公司最大的个人股东。对此,当时天弘基金内部不少人也有意见。
       罗泽萍移交司法
       2014年8月14日,39岁的华夏基金原基金经理罗泽萍被北京市公安局经侦总队抓获,罪名是“利用非公开信息交易”。
       这位昔日的省高考状元于2014年3月离职,离职前担任华夏优势增长股票基金的基金经理,在开始被调查时已跑路海外。围绕她的侦查自2014年6月开始。据悉,自2009年以来,罗泽萍将基金持仓或准备买入卖出的股票信息透露给家人,并与其弟弟罗某合谋,使用周某、王某某的证券账户进行交易以逃避监管,借助未公开信息交易股票并非法获利达1300余万元。
       这就是通常所说的“老鼠仓”。基金经理的个人资金先于其管理的基金建仓买入,通过机构资金拉高股价之后,再将个人仓位先卖出以获利。
       2007年11月至2014年2月,罗泽萍在担任基金经理期间,全权负责所管理基金产品的投资决策、交易指令下达,在任职期间知悉上述基金产品全部标的、方向、价格、数量等。据警方查证,周某与王某某的股票账户在被罗泽萍姐弟控制期间,所购买股票与罗任职基金购买股票的趋同比例均大大超过了合理解释和可能限度,且盈利巨大。
       据悉,罗泽萍是归国自首。其出逃蓄谋已久,且已提前将国内资产悉数处理。接近罗泽萍的人士透露,罗泽萍归国自首时形容憔悴,与离职之时判若两人。
       罗泽萍不是个案,多位前期出逃海外的投资人员中最近回国自首,甚至包括交易员。
       老鼠仓的审讯过程也在继续。上半年被爆老鼠仓的多位基金经理,如原东吴基金基金经理魏立波、原华宝兴业基金经理牟旭东、原汇丰晋信投资总监林彤彤都将在近期公开审理。
       质疑明星经理
       华夏基金规模仍不容小觑。截至2014年三季度末,华夏基金的资产管理规模3478.57亿元,市场占有率9%,仅次于因余额宝而急剧膨胀的天弘基金,后者管理规模5479.91亿元。华夏基金60只产品共盈利193.34亿元,仍居业内之首。
       市场盛誉犹在,但顶尖基金经理相继离去,已成巨大隐患。好买基金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12月10日,华夏基金旗下60只产品,排名最靠前的5只基金均为指数基金,其中最好的是华夏金融ETF,涨幅50.10%,全行业排名第28位。股票型基金中,涨幅最高为23.01%的华夏收入股票,全行业排名第504位。昔日的龙头华夏大盘精选基金,涨幅仅1.29%,全行业排名1784位。
       曾以强大的投研团队而着称的华夏基金,目前旗下36名基金经理,平均任职年限在三年左右,其中16位任职在两年以下。2012年,华夏基金昔日的灵魂人物总经理范勇宏、明星基金经理王亚伟离职;2013年,副总经理刘文动、张后奇离职;2014年,继任总经理滕天鸣离职。至此,范勇宏时代的核心成员几乎全部出走。
       多年来,“非公平交易”和“内幕交易”两大质疑一直萦绕着华夏基金。
       所谓“非公平交易”,是指明星基金的买入仓位行为优先于公司其他基金,低位建仓,而卖出行为则优先于公司其他基金,高位抛售,从而获得超额收益,即传说中的“抬轿子”。
       根据财经记者的调查,华夏基金一度因公平交易问题遭证监会督查。同一只股票,华夏大盘精选基金的持仓成本往往低于同公司其他基金,领先买入和卖出。
       此前,王亚伟管理的华夏大盘精选基金,在管理期内基本保持着关闭申购的状态,只是偶尔打开申购。2005年王亚伟执掌该基金时,累计净值1.001元,此后不到四年的时间内,该基金净值迅速突破10元,至2011年4月18日最高值时,累计净值为14.0540,王亚伟因而走上神坛。
       明星基金的打造,为华夏基金的规模扩张立下汗马功劳。“就是一个产业链。这次不仅仅是不公平交易,华夏基金是内幕交易的重灾区。”知情人士称。
       在2012年5月,王亚伟正式离职华夏基金之前,北京证监局曾经每月与其约谈一次。
       一位接近监管层人士称,王亚伟以擅长博重组股而闻名。因名声在外,即便王亚伟天天端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也会有类似诉求的私募们络绎不绝找上门。一旦其买入某只股票的信息公开,都被冠以“王亚伟概念股”,被追捧而一路爆炒。
       监管趋严
       内幕交易在消息满天飞的资本市场中一直存在,交易人员可以通过各种手段,先于信息公开披露买入股票从而获利。
       一个典型的例证,就是2014年6月6日,一向以激进着称的医药行业“新财富一姐”张明芳在微信群内发布了一则关于丽珠集团的非公开信息,提前释放上市公司的利好消息。在监管层严力打击内幕交易的形势下,微信群内的买方投研人员纷纷退群,撇开干系。随后,张明芳被立案调查。
       在行业发展早期,老鼠仓和坐庄都是普遍存在的,被称为“行业的原罪”。2009年2月,在刑法修正案七中,老鼠仓被纳入刑法,最高可判十年徒刑,行业内自此才开始大幅收敛。
       以前主要靠内部举报才能发现的老鼠仓,在大数据时代无所遁形。以并购重组前的股票异动为例,调查成为常态,监管层通过大数据找到若干可疑账户,一个个排查前面六个月的交易记录,以及有可能监听电话、查阅信息往来。
       目前,监管层已开始关注上市公司“市值管理”中的内幕交易风险,尤其是并购和定增过程中的。
       据悉,可疑账户的排查范围很广,相关股票账户买入卖出超过10万元,获利或者避损超过1万元,就会被关注。
       监管层的稽查手段与时俱进。在大数据的监控下,举报信息、稽查进度、交易所数据、舆情动向等在同一个系统内相互勾稽、时时联动,令“硕鼠”难逃。
       打击老鼠仓的手段越发娴熟和专业,公检法配合渐成套路。2014年10月21日,最赚钱老鼠仓汇添富苏竞案在上海一中院宣判。从苏竞离任到罪名宣判,历时不到一年时间。
       公募基金处于金字塔尖的地位正在钝化。以往,研究员多采用先去公募基金镀金,再去私募基金博取超额收益的职业路径,现在开始出现从卖方直接奔私的趋势。截至2014年12月1日,共有184名基金经理离职,其中35位离职基金经理任职五年以上。这样,公募基金整体资历超过五年的基金经理仅剩200人左右,占全行业两成左右。
       基金经理的离职一直呈直线上升之势,2013年和2012年离职人数分别为136位和111位。

计算器 在线客服 新手指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