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经理跳槽风凸显基金持有人利益风险

时间:2015-04-15

       据媒体报道,适逢年底“冲刺业绩”阶段,基金经理正在夜以继日地高负荷运转,业绩低于同行平均水平者可能被“主动下课”。严峻的考核形势、巨大的工作压力,导致了离职成风的“多米诺骨牌”现象。
       面对跌宕起伏的股海,基金经理们或激情、或淡定,或锐气逼人、或内敛稳健,尽管他们以各自不同的风格演绎着不同的财富故事,但是在他们身后却涌动着人才流动大潮。数据显示,目前内地在任的500多位基金经理,担任基金经理的平均岗位年限为2.5年,很多基金经理没有经历过一个完整的牛熊周期。
       “投资是重复劳动,像淘金一样辛苦,可能看错,变为痛苦。如果最终为市场证明,能淘到金子,会很快乐。”一位基金经理这样描绘自己的工作。伴随着A股市场出现持续低迷的状况,资本市场从业人员过度流动也引起人们的关注,不仅证券营业部老总频繁跳槽,普通职员、证券分析师也在跳槽。更令人担忧的是,基金从业人员也以超乎寻常的速度频繁跳槽。从基金经理,到基金公司总经理、副总、督察长、投资总监、市场总监、研究员,整个基金业从业人员的流动给人的感觉就是动荡不安。
       近期,监管部门大量批复新基金上市、专户 “一对多 ”产品,让本来就人才匮乏的基金行业选才更加紧张。虽然有基金公司从去年开始就筹备专户理财部门和准备人手,但专户“一对多”产品的热销大大增强了基金公司增加人手的信心。为了保证各自的正常运作,大家纷纷花重金去同行公司“挖角”,造成基金经理变更频繁。
       一位离任不久的某基金公司前总经理曾对媒体表示,中国基金业职业经理人不仅面对市场的压力、业绩的压力,还要面对股东或者控制人各种要求,平衡各方利益关系,稍不留意便有下课之忧。来自天相投资的一则统计显示,去年基金经理离任比例近40%,平均任期不足18个月,短的只有几个月。而美国基金经理平均任期5年以上,优秀的基金经理人都是十几年甚至几十年任期。在国外,为防止控制人权利滥用,不少国家都有保护公司高管的针对性规定,如规定辞退任期未满的董事需支付巨额赔偿金,但在国内类似的保护性措施几乎是空白。
       尽管从行业角度看,人员高流动对于基金行业来说,实属正常情况。但在国外,优秀基金管理人很少出现如此频繁的跳槽现象。一只基金能不能保持基金净值的持续增长和基金份额的稳定,关键是看基金经理人的周密布局和战略眼光。业绩短暂的领先并不难,难的是长期持续稳定增长。显然,基金经理人的频繁跳槽是无法实现具有战略性的决策,基金的净值在很大程度上成了随着大盘涨跌而涨跌的“断线风筝”。
       高薪使得基金经理成为人们向往的“金领”。然而在投资者热情瞬间点燃、市场快速膨胀的中国,这些“金领”们也很苦恼。缺乏理财经验的中国老百姓被动辄盈利翻倍的神话故事所打动,当股市上涨时,纷纷入市寻找自己的财富梦想。不但期望着投资的股票价格能够上升,也以此作为参照物,考量着市场里与指数赛跑的基金经理们。而股市下跌时,实际上是建仓的好时机,但基金投资者此时往往会大量赎回,当赎回量大时,基金经理则不得不以卖股票应对。而市场上涨时,投资者购买增加,基金经理只能加仓,由此必然造成较高的运作成本。
       然而,基金经理人不断跳槽,必然不断变更公司的风格,从而导致国内基金公司空壳化趋势。系统化培育迟迟不能成形,在市场不断挖角招人,形成恶性循环。尤其令人关注的是,当基金经理人纷纷告别公募基金之时,恰恰也是公募基金规模大发展、资金不断流入之日。
       随着老百姓投资意识的觉醒,在大牛市时曾经出现过数百亿规模的基金在几小时内被抢购一空的盛况,而且这些购买者大多是对证券知识知之甚少的群体。因此,保护基金持有人的利益显得尤为重要。
       随着基金规模增加,不少基金公司利润惊人,公司员工的待遇也相当丰厚,但若考虑基金公司独立主体因素,大量财富实际上只是通过公司进行转移,公司本身没有任何积累而言。其实,单纯依靠金钱是很难留住基金经理的心。
       对此,国内基金业应借鉴国外经验,推进股权激励,鼓励员工长期工作,增强公司的凝聚力,确保基金业长期稳定发展。监管层也陆续出台对基金投资人员管理的一系列化行政规章,对基金投资人员各方面行为进行合理约束,其中就包括基金经理聘用和流动问题。同时,监管层正探索在基金公司建立股权激励制度,并在部分基金公司进行试点,这对于基金业人才保障和维护基金持有人合法权益将起到积极作用。

计算器 在线客服 新手指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