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时基金]-博时基金副总经理邵凯:信用债市场将迎来黄金发展时期

时间:2015-04-16

       博时基金副总经理邵凯资料图
       
       关于宏观经济——
       
       关键在短期底与政策力度
       
       证券时报记者:债券投资最看重宏观经济,您对目前中国经济怎么看?
       
       邵凯:经济下滑是大势所趋。过去10年所依赖的人口红利释放完毕,要素价格尤其是劳动力成本不断上升,欧美发达国家的借贷消费模式难以为继,中国经济失去内生增长动力,最终导致潜在增速下行。站在当前的时点看,中长期潜在经济增速下行趋势仍未改变。更关键的问题是,短周期来看经济的底在哪里?未来刺激政策的力度有多大?
       
       
       
       我认为,当需求下滑引致的经济增速下行接近政府容忍底线时,决策层将采取逆周期政策来刺激需求,以对抗短期内经济过快下滑的趋势。但政策的力度不会太大,毕竟2008年4万亿投资后的负面影响已经开始显现,部分行业出现产能过剩,这也是中美经济复苏的最大差异,美国面临的是去杠杆化下企业和居民的需求下降,中国是产能过剩、经济结构失衡。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正在向下寻找一个新的增长速度,达到新的动态平衡。
       
       证券时报记者:在经济下滑的情况下,政府是否会继续启动大规模投资?
       
       邵凯:现在看来,比较有效的措施似乎就是政府投资,政府有经济增长的底线,政府会担心经济增速减缓带来失业和社会稳定问题。不过,政府投资经常容易造成缺乏效益的局面。例如,日本政府在经济腾飞时修了很多连接岛与岛的桥,现在大量空置,一个月就过两三辆车。中国也可以这样做,也会拉动即期的经济增长,但从效率上来说,确实容易造成浪费。不过,我们还有可用的政策工具,比如发债。
       
       证券时报记者:中国现在面临“刘易斯拐点”,人力成本也在上升,对此您怎么看?
       
       邵凯:中国确实面临“刘易斯拐点”、中等收入陷阱等问题,这也是出口导向型企业要转型的原因。
       
       目前我们的人力成本在上升,企业用工难,不敢轻易辞掉人,这背后的大环境是经济潜在增速下降,我们必须面对这个现实。在这个背景下,整个社会平均投资回报率也会下降,所以,从中长期来讲,固定收益市场面临较好发展机遇。
       
       证券时报记者:经济复苏的转折点将在哪里?
       
       邵凯:西方有句俗语:“上帝关上一扇门,必将打开一扇窗。”但是,中国这扇窗还没有打开。在中国正处于经济结构转型的背景下,出口导向型加工制造业的门已经半掩上了,但市场还没有形成一致预期的新增长点。广东的东莞即是一个缩影,不少工厂关闭,农民工返乡潮再现,但并没有新的产业涌现出来。目前能看到的方法只有深度城镇化,依赖三、四线城市吸纳周边农村人口带动服务和消费,但这仍需要社保、医疗的配套措施。因此,要维持原有的经济高速增长,其根本还是要依靠技术革命带动生产效率的提高。

计算器 在线客服 新手指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