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财资讯:土地流转信托的三问三答

时间:2015-05-05

       由信托公司介入的土地流转信托一经推出,疑问也随之而来:土地流转信托是不是赔本赚吆喝?信托是否会成为“大地主”?土地流转信托的风险如何控制?
       
       其实这些问题的答案应该是显而易见的。
       
       土地流转信托是不是赔本赚吆喝?问一问各家信托公司,有多少家在关注研究这一领域?有多少家已经或者正在准备介入这一领域?有多少个信托团队在全国各地跑这样的项目?毕竟即使有信托公司想赔本赚吆喝,但信托经理们可是要挣钱的,赔本赔精力的事他们不会干。
       
       是不是赔本赚吆喝关键看能不能赚钱。对于土地流转信托的盈利问题,各方共同的观点是,通过土地的集约化、专业化运作提高土地收益,进而达到信托公司盈利的目的。但是在难以改变土地性质和用途,特别是耕地红线不能突破的情况下,单纯通过土地的集约化、专业化运作来提高土地收益可能会非常有限。这也是一些公司对此类项目犹豫的原因。来自首单土地流转信托发行方中信信托对此问题的回答是:公司的设想是主要通过规模经营达到盈利的目的。
       
       不考虑其他土地性质,仅就耕地流转这一块看,简单地算一算就能清楚这买卖是否值得做。
       
       通过土地的集约化、专业化运作提高土地收益是土地流转信托中可以盈利的一部分,对农业产业链的整合更是可以盈利的一大块,而整合也正是信托公司的强项。试想,在农作物从地里长出来到被端上居民面前的全产业链中,农产品(,股吧)加工的利润率是多少?存储的利润是多少?物流的利润是多少?层层渠道的利润又是多少?真正落到农民手中的钱又有几个?把这些因素考虑进去,即使不考虑产业链的整合,仅仅依靠土地使用权集中后在市场中更大的话语权,在不同环节中抠出来的也不会是个小钱。如果再考虑未来围绕土地流转信托所进行的金融创新,这还不足以让人动心吗?
       
       对于信托是否会成为“大地主”的问题可以这样考虑:土地是否必须要集中?如果必须集中,集中到哪里更好?
       
       土地是国有的,关于土地问题的探讨围绕的都是土地使用权的问题。关于土地使用权是否必须要集中的问题似乎已经无须赘述,土地承包到户后中国农村改革几十年实践中积累的问题已经说明了一切,最高层关于土地流转的决策也说明这一问题已经无须讨论。目前要探讨的是,土地使用权集中到哪里更好?
       
       从现有的实践看,土地使用权被集中到承包大户、农业企业和地方政府手中的方式都已经出现了很多年,之所以目前还在提土地流转,一个重要的原因应该就是这些方式并没有有效解决土地流转中存在的问题。所以对于信托公司介入土地流转之中这种创新,至少目前应该有尝试的必要。从信托的制度安排上看,《信托法》中就早已经明确,受托人应当遵守信托文件的规定,为受益人的最大利益处理信托事务。受托人除依照本法规定取得报酬外,不得利用信托财产为自己谋取利益。土地的国有性质决定了信托不可能成为土地所有权的主人,《信托法》又决定了信托公司不可能成为土地使用权的主人,而是代理农民管理土地。这就从法律角度决定了信托是信托财产“看护者”而不是所有者的角色。
       
       关于土地流转信托的风险问题,的确是一个必须仔细考虑的问题。其实,任何一种类型的业务都有风险,土地流转信托的风险也不一定就比房地产、矿产、艺术品等业务的风险小。决定风险大与小的是风险管理者对这项业务是否熟悉,从信托公司的角度,土地流转信托是一个全新的概念,其中最大的风险也正是因为不熟悉而产生的。但同样可以看到的是,信托不可能永远扎在房地产信托或者是银信合作中,创新是信托的天性。因此,将土地流转信托的风险当做不去进入这一领域的理由,可以说完全是一种“鸵鸟心态”,根本就不应该是信托人所有的。此外,土地流转信托中最大的风险应该是自然灾害。但是作为一个经营主体,信托公司不同于个体劳动者农民的是,农民可能要看天吃饭,信托完全可以通过对农业产业链的整合甚至是金融产品的创新来覆盖或转移这种风险。

计算器 在线客服 新手指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