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万保本理财剩1万本金 谁该为稳赚不赔埋单

时间:2015-01-28

       伴随着黄金理财产品的风靡,期间产生的理财纠纷也越来越多。
       刚刚过去的这个“史上最长”假期,家住市南区的王女士一直窝在家里。对于她来说,这是一个难熬的中秋节 。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亲人—— 去年,她把从亲戚处拼凑出的180万元,“购买稳赚不赔的理财产品”,不到半年只剩下1万多元。
       和王女士有类似经历的还有平安银行的四位VIP客户。目前,第一位受害人在今年1月向市南区法院提起诉讼,法院尚未宣判。而王女士的案件在开庭两次后仍没有结果。其余两起案件已经在法院立案。谁来为巨亏埋单,仍是一个待解的答案。
       一笔“只赚不赔”的生意
       因一笔30多万元的存款,今年48岁的王女士是深圳发展银行(现更名为平安银行)青岛分行南京路支行的VIP客户。2011年2月,王女士去银行办理业务时,如往常一样受到了该支行理财经理薛某的接待。
       此前 ,在薛某的推荐下,王女士曾购买过该银行的一些理财产品 。“14天、21天、27天的都买过,到期返还继续转存,利息有4% 多,还都不错。”王女士说,因有过几次不错的收益,她对薛某很是信任。
       “那一次,她见到我,说要推荐我一个比以往都要好的理财产品 。”王女士回忆,当时薛某向其表示,她有一个朋友购买这款叫做“聚金宝”的理财产品后,获利颇丰。“薛某还表示,自己也跟着做,投入60多万没几天,就获利16万。她还用这笔钱,在四方区投资了一处网点房。”王女士说。
       在后来通电话以及王女士去银行网点办理业务时,薛某都向王女士再三推荐这个业务。“无风险、回报率高,即使有亏损,也保证最低5%的年收益。”当问其需要投资多少钱时,对方回答,“投资得越多,赚得越多。”
       王女士将听到的这些说法“搬”到了家里,发动亲戚朋友参与进来。除了自己攒了大半辈子的70万元,她东挪西凑,连母亲一笔30万的没到期的存款也取了出来。另外,还从姐姐和弟弟那里分别借了40万。
       2011年4月21日,王女士将筹借来的180万资金存入账户。当天,王女士(甲方)与薛某(乙方)签订一份《委托理财协议》,并与银行签订《深圳发展银行有限公司贵金属交易交收代理协议书》,合同期限为1年。
       之前薛某在推荐业务时的口头承诺,也被写进了协议:“乙方承诺甲方资金的年收益率为本金的10%。如在委托期间出现亏损,乙方承诺仍将支付甲方不低于年5% 的投资收益;如委托期间内的年投资收益超过10%,则超过10%的收益部分按二八分成,甲方占20%,乙方占80%。”投资收益按月结算,“前 11 个月每月0.8%,最后一个月补足余额”。
       算起来,每年至少还能获得9万元的收益——在追求稳健投资的王女士看来,这是一笔只赚不赔的生意。签订合同后,同年5月9日,王女士收到银行系统的短信通知 ,称180万已被转走。
       没过多久,王女士就接到了薛某的电话。对方表示,赚钱了,按照协议要分成,让王女士赶到银行把分成转出来。
       王女士提供的深圳发展银行的客户回单显示,2011年5月27日至8月23日,她先后分五次向一个“别志平”的账户里转入71.28万元。
       “每次都是薛早早地把汇款单填好,我只要在签名处签字到柜台办理就可以。她说汇款给谁我无权干涉。”王女士说,与此同时,她自己获利25.3万余元。
       2011年8月,因姐夫用钱,王女士曾试图把本金取回,但因协议上规定中途撤资需要支付不低于本金总额35%的违约金,王女士只能作罢。
       “连续赚钱,我也很奇怪,也害怕我的本金被拿走了 。就到银行找到了薛某。”王女士回忆,在其要求下,薛某把180万本金转到了王女士的个人储蓄卡里。看到银行给出的手机提示后,王女士放心了 。没几分钟,薛某再次将180万元转到了黄金交易的账户。
       没保住本的不止这一个
       但进入2011年9月,问题开始显现。王女士的手机上不断收到银行的提醒,要求追加保证金。“第一天要追加8万多,第二天要追加21万多,第三天追加数额一下子增加到了 91万多。”王女士说,她把收到的短信转发给薛某 ,对方回复说这是“正常波动”。等到9月底的一天,她到银行前台的电脑上一查,“账户里只剩下1万多元,全完蛋了 !”
       王女士急匆匆跑进VIP室,问薛某是怎么回事。薛某看了看,说“爆仓了 。”“我不懂爆仓是什么意思,再问她,她就解释说是‘全赔了’,被银行平仓了。”王女士告诉笔者,等到薛某打开另一位市民张女士的黄金交易账户时,情况也是一样,“本金100万,只剩1万多。”
       接受笔者采访时,张女士表示,她在去年5月11日到平安银行南京路支行想买一个理财产品。银行的另一名理财经理李某与其打过几年交道,推荐了这款“收益高”的理财产品。“她告诉我,起存金额在100万。当时我的账户里有100万,其中有40万是二姐的。半年后因孩子出国很明确要用这个钱。李某通融了下,改成了半年期。”
       事实上,在王女士和张女士购买理财产品时,比她们更早接触这项业务的姚女士、李女士的账户里已经出现了亏空。
       “那时他们已经亏得一塌糊涂了 ,还让我们入,再三跟我们说保本,这太不地道了。”事后,王女士颇有感慨。
       2011年1月,也是在理财经理薛某的推荐下,平安银行VIP客户姚女士,以50万的本金购买“聚金宝”,而她最终拿回的也仅有2.06万元。同样是作为VIP客户,曾多次购买薛某推荐的理财产品的市民李女士,在以50万的本金购买了稳赚不赔的这种“黄金理财产品”后,最终也赔掉了 9成多。
       “黄金T+D交易具有杠杆放大功能,收益比一般金银类投资高,风险也大。”上海理财专修学院理财专家葛云川介绍,“聚金宝”并非理财产品,而是一种个人实物黄金交易业务。其实质为银行提供一个交易平台,由客户自主报价,通过上海黄金交易所平台集合竞价、撮合成交。
       接受笔者采访时,四位VIP客户均表示,当时都认为“聚金宝”就是比平常收益更为稳健的一种理财产品。“我是在收到短信让我补仓时,追问薛某,她才告诉我这是一种期货。”李女士告诉笔者。
       而在王女士与薛某签订的协议上,有条款表明,乙方(薛某)在甲方(王女士)委托理财期间全权负责实盘操作,按照行情波段进行操作,选择合适的交易时间进行交易、决定下单金额和数量。甲方无权干涉和了解乙方的具体持仓及交易情况。
       不过,姚女士、李女士,并没有像王女士一样,与薛某直接签订《委托理财协议》。
       “去年4月份时账户里已经只剩下十几万元,已经赔了大半,薛把我们约到银行,说要签一个协议,能给我保本。”姚女士回忆,这份《委托理财协议》与后来王女士签订的那份协议约定的内容,大致相同。等到签约时,她却发现协议对方竟然是北京恒紫金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在合同的签字盖章处,也早已有别志平的签名。
       面对姚女士提出的疑问,薛某答复称,该公司的负责人别志平是“高手”,能帮其赚回本金。巧合的是,此人,也正是当时王女士五次汇款的收款人。
       “没有见到别志平本人,也不知道这家公司是干什么的,就是薛某帮我们打印合同来,让我们签了字。”姚女士表示,签订合同时她仍旧对薛某很是信任。
       北京市工商局官方网站上的注册信息显示,北京恒紫金投资顾问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6月,负责人为别志平,注册资本为100万,经营范围比较繁杂。包括投资咨询、承办展览展示、企业形象发布、图文设计、翻译等。
       银行是否该担责?
       突如其来的爆仓,让王女士等人始料不及。他们多次找到薛某和李某两位理财师,但并无下文。在2011年11月,薛某即从银行辞职。而按照注册地址,姚女士等人在试图找到北京恒紫金投资顾问有限公司讨说法时,却并没找到 。
       之后,王女士等人多次到平安银行南京路支行甚至平安银行总部投诉。今年3月,他们给银行总部发了邮件。连续发了三封之后,对方有了反应,称成立了调查小组 。南京路支行的马行长代表银行进行沟通,表示这是薛某的个人行为。
       多次交涉无果后,李女士、王女士等人先后将平安银行以及理财经理薛某告上了法庭。
       庭审过程中,被告席上的银行一方坚持认为银行仅提供一个交易平台,不为此事担责。至于理财经理是否接受了客户的委托银行也在调查中。平安银行公共关系经理白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接到这几位客户投诉时,银行并不知情。银行明确规定理财经理不能代客理财,也不可能代客理财,“客户的资金密码银行是不知道的,客户资金出入也是在客户自己的账户里面操作。”
       “在你银行大厅里,是冲着你银行来的。薛某是在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大肆推荐此产品 ,我有充分理由相信她的行为是职务行为。银行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包括王女士在内,涉及此次黄金交易的几位VIP客户表示,银行的两个客户经理都参与了此事,银行却撇清关系,这很难说得通。
       值得玩味的是,在法院开庭审理李女士诉银行的案件时,银行理财经理薛某当庭承认其签署《委托理财合同》的目的在于完成理财任务,但并不认为自己与银行要担责。原告方的代理律师吴金利认为,这也意味着他们达到了为银行赚取高额代理费和创造经营业绩的目的。“收益被银行和它的工作人员获得了 ,风险和损失则留给了王女士等人。”
       笔者从李女士向法院提供的一份录音材料中注意到,薛某称,别志平是银行的居间商。“只要是他代理的客户,不是他带来的,这个客户打到我们银行的钱,这个钱就是我的业绩 。”另外,“他在我们这个平台上,他做的保证金这一块,算我们的业绩……我们银行还在扩大这个业务……现在只要是来开户都免”。
       原告方认为银行应该为此担责的另一理由是,银行没有按照上海黄金交易所的规定,履行风险提示等义务。据了解,上海黄金交易所规定,金交所会员与客户之前必须要履行的程序(如当面身份确认、风险承受能力评估、不作任何形式的获利保证、当面产品风险揭示和当面签署书面的黄金T+D代理交易协议书等),以保证客户本人全面了解产品及其风险并能自主作出符合自身情况的意思表示。
       接受笔者采访时,王女士等人普遍反映,薛某并未告知风险,“反而给我们作保证,能保本。后来再看期货风险提示,那东西很吓人的。如果看了那个东西,再进,就是脑子有病。”
       “一般的市民对于理财等业务并不了解,银行工作人员应该进行特别说明和提醒。市民之所以去办理这种业务,也是出于对银行的信任,法律上有‘表见代理’这一用语。”山东青大泽汇律师事务所的刘鹏燕律师认为,银行在此案中应该负有一定责任。
       “最近几年很多银行把主要业务放在重金属业务上,有时候是投机的东西还是理财产品 ,老百姓可能并不知情。”接受笔者采访时,葛云川也提醒市民提高风险防范意识。同时,他认为此案暴露出银行代客理财产品风险失控、银行内部管控疏失等多方面问题。

计算器 在线客服 新手指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