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1万美元到输个精光,我没有自己的操作系统

时间:2015-01-28

       之后的走势和我预料的一样。我十分正确——可却赔得分文不剩!我被一些意外因素打败了。如果没有意外的存在,那么人与人之间就不会有差别,也也就失去了生活的乐趣。股票投机的游戏也不过就是加减乘除的简单事情,我们则会变成思维简单的记账员。是猜测扩展了我们的大脑思维能力。你可以自己去考虑,如何做才能猜测正确。
       正如我预测的,股市相当火暴,成交量巨大且震荡幅度之深前所未有。我下了许多做空的单子,可当我看到开盘价时,还是吃了一惊,跌得太厉害了。我的经纪人一直忙碌着,他们的能力和责任心不比其他任何人差,但尽管如此,等到他们执行我的单子时,股价已经又跌去20点。由于交易太过繁忙,当数据传到交易厅时,已经远远落后于市场上真正的行情。我发现如果按照当前交易厅显示的行情下单的话,假如我以100元卖出,那么经纪人能让我成交的价格会是80元,与昨天的收盘价格相比能有30至40个点的差距。这就我看来,无异于正在放空那些自己本应按计划买入的便宜货。股市不可能无休止地跌下去,因此我决定马上将做空的单子平仓,改为做多。
       我的经纪人帮我买入了,但并不是以我翻空做多时的价位,而是交易所的交易员执行我的委托单时的价格。买入价比我预想的价格高了15个点位。一天之内亏掉35点,这是任何人都难以承受的。
       我被股价收报机打败了,它所接收到的数据远远落后于市场行情。我已经把行情数据当成了我最好的朋友,因为每次交易,我都要通过它所告诉我的信息来下注。可这次,数据欺骗了我。收报机打印出来的价格和实际价格之间的差距坑苦了我。这是我之前所犯错误的升级,同样的错误在以前就曾给我过苦头。现在看来,问题很明显——只分析行情数据,而不考虑委托单的执行情况是不够的。我想知道自己为什么在当时没有看清楚问题所在并找到解决之道。
       我继续交易,进进出出,并未过多地考虑交易的执行情况——这样做比视而不见更糟糕。你知道,我从来不做限价交易。我必须抓住市场所给我的最大机会。我试图击败市场,而不是特定的价格。当我认为应该卖出时,我就会卖出,当我认为股票会涨时,我就买入。对投机原则的坚守拯救了我。交易时限定价格,是我在投机行交易时的老方法,将其用在一家享有盛誉的经纪公司来操作,一定是无效的。这样的话我永远也不会知道什么是股票投机,只能让我继续使用那些有限的经验对确定的东西下注。
       有时候,我确实想采用限价交易,认为这样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消除股价收报机滞后对于交易的影响。可一旦这么做,我就会发现市场行情把我甩得很远。这种事频繁发生,我也就断了这个念头。我也说不清,我是如何花了这么多年才明白,应该把交易的侧重点放在长线的把握上,而不仅仅去赌那几个点的涨跌。
       在5月9日的意外发生以后,我调整了交易方法,但还是有所欠缺。如果我一段时间赚不到钱,我或许能尽快领悟到股市的真谛。可我赚的钱还足够我过得很好。我喜欢交朋友,喜欢享受生活,那个夏天,我像华尔街的许多成功人士一样,住在泽西海滩。我赚来的钱需要用来应付我的亏损和生活开销,开始有些吃力了。
       我继续如此交易,并不是因为我顽固不化,而是还不能指出自己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当然,想去解决它也是徒劳的。我在这个话题上绕了很久,想证明这是在真正赚到大钱之前需要经历的过程。然而,面对猎物的时候,我的旧猎枪和BB弹做不了高火力连发来福枪的活儿。
       那年初秋,我不仅再次输了个精光,而且深深厌倦了这个我无法击败的游戏。我决定离开纽约,去别处试试其他的营生。我从14岁起开始交易,在15岁时挣到了人生的第一个1000美元,20岁前赚到了第一个1万美元。这1万美元的本金,在我这儿来来去去了好几次。在纽约,我赚过又赔过几千美元,最多的时候有5万美元,可两天后就亏没了。我没有其他的生意,也不懂其他的游戏规则。这么多年后我又回到了起点。更糟的是,我养成了奢侈的生活方式,尽管这一点远没有像犯错误那样持续困扰着我。
       就这样,我回到了老家。可是在回到家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的生活只有一个任务,那就是筹一笔钱回到华尔街。
       那是全国范围内唯一可以让我大规模交易的地方。有朝一日,我的玩法完全正确时,我就会需要这样一个地方。当一个人正确时,他会想要得到所有因为正确而能获得的收入。
       我并没抱太大希望,只能再去投机行碰碰运气。投机行没以前多了,有一些由陌生人经营着。那些认识我的人都不愿给我一个机会证明给他们看,我不是以一个投机客的身份回来的。我把真相告诉了他们,我在纽约把从家里赚的钱全输光了;而且我并不像自己原先想象的那样懂得多;并且没有理由认为接我的单子对他们来说不是笔好买卖。可他们还是不愿意。新的投机行又不可靠,那里的老板认为,即使是一个绅士,没有十足的把握,他也不会买20股以上的。
       我需要钱,但那些大一点的投机行正从他们的常规客户那里骗到很多钱。我找来一个朋友去某家投机行交易,自己假装进去闲逛。我再次试图说服下单员接受我的一小笔委托,哪怕只有50股,不出所料又被他拒绝了。于是我和那位朋友设定了一套暗号,以便他能随时按照我告诉他的所买卖,但这样赚到的钱简直微不足道。后来投机行也不情愿接朋友的单子了,终于,有一天他正要卖出100股圣保罗(St. Paul)时,被他们制止了。
       后来我们才知道,原来是一个客户看到我们在外面谈话,就进来告诉了投机行,当我朋友到下单员那里卖出100股圣保罗时,那个家伙说:”我们不接收任何卖出圣保罗的单子,不从你这接收。“”为什么?发生什么了,乔?“我朋友问道。
       ”没什么,就这样。“乔答道。
       ”看看,这里,这不都是同样的钱吗?“说着朋友递过去100美元——我给他的10张10美元钞票。他显出愤愤不平的样子,我则装作毫不关心。可是其他大部分客户听到后都纷纷围了过来。只要他们听到顾客和投机行间有大声交谈或小声的吵闹,他们总会这样做。他们关心投机行的支付能力或信誉状况,因此想明白争执的真相。
       那个职员,乔,是个经理助理,从工作台后面出来,走到我朋友面前,看着他,又看了看我。
       ”真是有意思,“他慢慢说道,”有意思的是你朋友利文斯顿不在这儿时,你从不交易。你一直坐在那儿,看着报价板,一声都不吭。可他进来后你就突然忙活开了。可能你是在给自己做,但别再来这交易了,有利文斯顿给你通风报信,我们不上这当。“就这样,他们断了我的财路。但是我赚到的比所花掉的多了几百美元,我在考虑如何用好这笔钱。我需要为重返纽约而准备足够的一笔钱,这个想法比之前任何时候都迫切。我感觉我下次可以做得更好。我现在有时间去静下心来反思自己当时愚蠢的操作了,确实,离远点看,事情就清楚了许多。当务之急是如何赚到这笔钱。
       一天,我在一家酒店大堂和相熟的几个人聊天,他们是相当稳健的交易者。所有人都在谈论着大市,我提到自己的看法:由于经纪公司无法有效地执行你的委托,因此没有人可以战胜这个游戏,特别是像我这样以市价交易的。
       一个家伙提高了嗓门,问我指的具体是哪些经纪公司。
       我说:”最好的那些。“他又问到底是哪家,看得出来,他并不相信我曾经在那些一流的公司交易过。
       不过我告诉他:”我指的是纽约股票交易所下的任何一家会员公司。并不是说他们不诚信或不负责,而是一个人按照市价提交买入指令后,他并不知道那只股票到底会让他花多少钱,直到他接到经纪公司的成交报告。股市中一两个点的波动情况要远多于10个、15个点的波动。但是由于交易被执行的时间差,场外交易者并不能抓住这些微小的涨跌。如果投机行允许大笔交易,我宁愿永远在投机行里面做下去。“避开圈套,从骗子公司赚钱重返华尔街
       分享到:
       我之前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和我说话的人。他叫罗伯茨(Roberts),看起来非常友善。他把我拉到一边,问我是否在别的交易所做过,我说没有。他说他知道一些棉花交易所、农产品交易所和小规模股票交易所的会员公司,这些公司都很细心,特别是在委托单的执行方面。他说这些公司和纽约股票交易所里最大、最精明的公司有着密切的联系,通过他们的私人关系以及每月几十万交易量的保证,他们能得到比个体客户更好的服务。
       ”他们真的对小客户很好。“他说,”他们的特长就是做外地业务,并且对待10股的委托单和对待1000股的委托单一样用心。有能力,很值得信任。“”嗯,不过如果他们付给股票交易所正常的那1/8的手续费,他们靠什么赚钱?“”哦,他们本应该付1/8的,不过你知道——!“他朝我眨眨眼睛。
       ”不错,“我说,”但是有一件事股票经纪公司是不会去做的,那就是退还手续费。股票交易所宁可下面的会员公司去杀人放火犯重婚罪,也不愿他们和外人做生意时削减手续费。股票交易所就是靠下面的会员公司不违反这条规定而生存的。“他一定看出我曾经和股票交易所里的人们交流过,因为他说:”听我说!每过一段时间,那些正规的股票经纪公司中总会有一家因为违反这条规定而被吊销一年的营业资格,对吧?给手续费打折的方法太多了,没人能说出什么。“他可能看到了我不信任的表情,因此继续说道,”除此以外,对于特定的交易种类,我说的这些公司,在1/8点的手续费之外,还会加收额外的1/32的费用。不过这点他们放得很宽,不是特别必要的情况下,或者客户交易不大活跃的话,他们不会加收额外的费用。不这样的话,他们就会亏本了,对吧?他们做生意可不仅仅是为了自己的健康着想。“这会儿我已经明白了,他是在为一些冒牌经纪公司拉生意呢。
       ”你知道这种公司有哪家比较可靠吗?“我问他。
       ”我知道全美国最大的那家公司,“他说,”我自己就在那儿交易,他们在美国和加拿大的78个城市都有分部。生意做得很大,如果不是做得足够标准,他们也不会年复一年地做了这么久,是吧?“”确实,“我表示同意,”他们做的是在纽约股票交易所里交易的股票吗?“”当然了,也做场外交易,还有国内以及欧洲其他交易所的。他们交易小麦、棉花、农产品,以及其他你想做的任何东西。他们与各处都有联系,在所有的交易所里都有会员资格,有的用他们自己的名字,有的是匿名。“这时我已经全明白了,不过我觉得应该骗他继续说下去。
       ”是的,“我说,”可即使这样也改变不了委托单需要由别人来执行的事实,没有人敢保证市场会如何变化,也不能保证股价收报机的价格与交易所的实际价格有多近。等这儿的人收到报价,交上单子,再传到纽约,已经错过了最佳时机。我最好还是回到纽约去,宁可把钱亏在那儿的正经公司里。“”我不知道为什么会亏钱,我们的客户可没那习惯。他们都在赚钱,我们负责这些。“”你们的客户?“
       ”嗯,我对这家公司很感兴趣,如果有机会,我就会介绍一些生意给他们。因为他们一直对我很好,我也通过他们赚了很多钱。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把你介绍给他们经理。“”那家公司叫什么?“我问他。
       他告诉了我。我听说过那家公司,他们在所有的报纸上大作广告,鼓吹客户按照他们所提供的内幕消息买进热门股票后,赚了多少钱。这是他们公司的特长。他们不是正规的投机行,而是打着股票经纪旗号的投机诈骗者。他们在接到的委托单上做手脚,通过精心设计的掩饰,让顾客相信他们是从事合法业务的正规的经纪公司。他们是最早做这种业务的公司之一。
       在那会儿,他们可以说是这类公司的鼻祖了,今年这类公司倒闭了不少家。他们的基本原则和方法都是老一套,只是欺骗大众的具体手法有些不同。老招数被众所周知后,他们便会翻新骗术的花样。
       这些人常常会发布买进或卖出某只特定股票的提示,对同一只股票,他们给一部分客户发出几百封电报建议买入,同时给另外一部分客户发出几百封电报建议卖出——这其实是从赌马场学来的老招数。结果,买单和卖单蜂拥而至。这家公司会通过一家可靠的纽约股票交易所的会员公司,买进和卖出上千股这只股票,并会拿到一份正规的成交报告。如果有人质疑公司对于客户指令的执行情况,那么这份报告就会被拿出来给这个不礼貌的家伙看看。
       他们在交易厅内还设有全权委托交易的业务。作为对于顾客的恩惠,允许顾客在看好他们的时候用书面授权他们,以客户的名义和钞票去交易。这种情况下,在钞票无影无踪时,即使是最爱吵架的顾客,也得不到任何法律支持的赔偿。他们会在报纸上宣传一只牛股,让客户买入,然后耍一套老式投机行的花招,把几百个客户微薄的保证金洗光。他们不会放过任何人,女人、教师以及老人,是他们最好的目标。
       ”我对所有的经纪公司都心存忌惮,“我对这个贩子说,”我要好好想一想。“说完我就离开了,以免他再和我说下去。
       我打听了下这家公司,得到的反馈是他们有几百个客户,虽然有些常见的不良事迹,但并没有发生过有人赢后却拿不到钱的事情。最大的问题是找不到一个曾在那里赢过钱的人,不过后来我做到了。那时的情况在按着他们的方向发展,这意味着如果有笔交易让他们赔了钱,他们应该也不会赖账不给。当然,大部分赖账不给的公司最终都倒闭了。这些冒牌的经纪公司曾经发生过几次有规律的倒闭风潮,就像过去的银行,一家倒闭会引发其他几家的挤兑。这是由于其他地方的客户心里产生恐慌,急于把钱领出来的缘故。但在美国,退了休的投机行老板也很多。
       总之,对于这家公司,我并没有听到什么吓人的事情,不过我知道他们自始至终无时无刻不在捞钱,而且他们也并非总是诚信经营。他们擅于从那些急功近利的傻瓜身上刮钱,不过,他们总会先获得客户的许可,并落实到书面上,以允许他们把钱从客户那儿拿走。
       我碰到的一个人倒是告诉我这样一件事,有一天他看到他们发出600封电报建议客户买进一只股票,又发出600封电报给其他客户,大力敦促他们立即卖出同一只股票。
       ”是的,我知道这种把戏。“我对这个人说。
       ”不错,“他说,”可是第二天,他们又给这些客户发电报,建议他们把手中股票全部平仓,然后买进或卖出另外一只股票。我去问办公室里的那个高级合伙人,‘你们这么做是什么意思?前一部分我懂,有些客户会暂时保有账面利润,虽然他们和其他人一样最终都会亏掉。可你们这样发电报,很容易把他们一网打尽,这是出于什么考虑?’“”是这样,“他说,”客户注定要赔钱,无论他们买什么,怎么买,在哪买或是什么时候买。一旦他们亏钱我也就失去了客户,所以,我还是尽可能地从他们身上捞到最多的钱,然后再去开发新的客源。“坦白地说,我并不关心这家公司的商业道德如何。我告诉过你,我对特勒公司的作为感到气愤,这促使我报复了他们。可是我对这家公司却没有一丝这样的感觉。他们或许是骗子,或许没有别人描述的那样黑。总之我并没有打算让他们为我做任何交易,也不打算追随他们的消息,或相信他们的谎话。我唯一关心的是筹集到一笔资金,回到纽约找一个交易厅做大规模交易,而且不用担心警察像对待投机行那样突击检查,也不用担心主管部门会扑过来冻结你的资金。要是资金真被冻结了,如果你足够幸运,那么你可以在一年半载以后每美元拿回8分钱。
       不管怎样,我还是决定去这家公司,看看他们和之前那些可以称之为合法的投机行相比有什么优势。我没有多少钱可用作保证金,而这些在委托单上做手脚的公司自然在这方面大方很多,几百美元便可以在他们那儿做很大。
       我去了他们那里,同经理本人谈了谈。当他听说我是个老手,之前在纽约股票交易所的会员公司开过户,并在那儿赔光了带去的所有钱后,他甚至向我许诺,如果我把自己的资金交由他们投资的话,可以在一分钟为我赚到百万。他料想我可能是那种不开窍的傻瓜,一直跟着行情后面交易,不停地赔钱。这种傻瓜为经纪公司提供稳定的收入,无论是骗子经纪公司,还是仅仅靠收取手续费为生的正规经纪公司。
       我告诉经理,我看重的是委托单的执行情况,由于我总是用市价交易,我可不想在拿到成交报告后,发现成交价和股价收报机上的价格相差了半个点或一个点。
       他信誓旦旦地向我保证,他们会像我期望的那样执行。他们想接下我的生意,因为他们想让我了解高水平的经纪公司是如何操作的。他们拥有这一行内最有天赋的员工。事实上,他们正是靠着执行委托的能力而闻名的。如果股价收报机上的价格和成交报告上的价格有些许差异,那也会是对客户有利的差异——当然这点他并不能保证。
       如果我在这里开户,就可以用电报传来的价格买进卖出了,他们对自己的经纪人非常有信心。

计算器 在线客服 新手指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