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沟油加工企业购销两头“受气”

时间:2015-01-28

       在各地纷纷出台政策鼓励将地沟油回收再加工成生物柴油的当下,《经济参考报》笔者调查发现,由于非法生产商暗中与正规生物柴油企业争夺地沟油油源,价格倒挂致使企业亏损加剧等原因,国内生物柴油企业正在遭遇原料“吃不饱”、产品卖不动等难题。而一些地方已经开始探索,实现从源头到终端的“闭环式”监管,逐步推进收油模式从“谁产生谁付费”向“谁收油谁付费”转变。
       地沟油可变废为宝
       事实上,处理地沟油最好的方式应该是回收再加工后将其处理为生物柴油,供汽车、船舶作燃料油,或供化工企业使用。
       地沟油究竟能不能依靠检测来杜绝其流向餐饮市场?答案是否定的,仅仅依赖检测实际上很难穷尽所有问题,检测机器只能对部分指标进行分析,而地沟油的成分非常复杂,很难通过某一个指标说明问题。
       美国普度大学博士、食品安全专家王泽斌解释称,目前已有的所有地沟油检测方法都是不可靠的。要可靠地检测一种东西,就需要这种东西有相对明确一致的组成与性质。但是地沟油并非如此,作为一种“废料”,其成分千差万别。
       专家说,狭义的地沟油是从地沟里捞出来的油,后来扩展到潲水里回收的油,现在还指由废弃的动物内脏炼出的油;更广义一些,只要是使用过的油都算是地沟油。
       同济大学汽车发动机设计研究所所长楼狄明经过近十年研究发现,用地沟油生产出的生物柴油与石化柴油以1:9比例混合后的混合燃料,可直接应用于车辆,不需要对发动机内部架构有任何改造。
       年开始,由上海市食品安全委员会办公室主导、上海科委等部门协作,相关人员正在试验将生物柴油以5%至10%的比例掺入石化柴油,并将这一命名为B10的柴油在公交车上使用。
       据预测,上海市餐厨废弃油脂制生物柴油年产量可达2万吨左右,如按10%的比例混入石化柴油使用,可调合混合燃料柴油(B5/B10)约20万吨,可供上海60%的柴油公交车(约9000辆)使用。通过稳定配比和搅拌时间、优化工艺、严控技术参数、加强管理等,经过加工处置的生物柴油符合国家相关标准。
       效果如何呢?截至2014年11月30日,目前使用B5/B10生物柴油混合燃料的104辆车累计行驶已达182万公里,累计使用B5/B10生物柴油61.47万升(约合522吨),其中含废弃油脂制BD100生物柴油约3.33万升(约合28.3吨)。评估报告表明:餐厨废弃油脂制B5/B10生物柴油明显可替代约96%等量的石化柴油;车辆的多种物质排放量较纯石化柴油低;公交车维修保养正常,关键零部件表面没有积炭,也没有机械性损伤,未出现与油路相关的故障。
       原料不足 加工企业“吃不饱”
       虽然各地纷纷出台政策鼓励将地沟油加工成生物柴油回收再利用,但不少加工公司却由于原料不足、工艺不行等问题处于破产边缘。
       成立于2006年的成都城卫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废弃动(植)物油脂回收、处置、利用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同时也是成都废弃油脂资源化利用协会会长的王金华介绍,公司虽与当地约200家餐饮企业签订废弃油脂回收协议,但常常面临收不到油的局面。因原料不足,公司现在的产能只能达到设计产能的30%到40%。
       一直致力于进行地沟油资源化处理的上海中器环保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学旺表示,由于原材料供应不足、应用不畅等问题一直存在,国内的生物柴油企业一直是微利甚至亏损。“现在国内做生物柴油的企业大部分都在亏损,主要原因就是’吃不饱‘,到目前可能有上百家都倒闭了。”
       长期关注地沟油回收利用的福建师范大学教授陈登龙表示,国内餐厨垃圾可回收地沟油资源量非常大,但是进入生物柴油领域的比例并不高,福建一些加工企业也面临“吃不饱”的问题。
       由于中国的废弃油脂每年增长幅度并不大,而且企业出于成本考虑也绝对不会用植物油来生产生物柴油,最多就是进口一部分棕榈油,但棕榈油凝点高导致冬天无法使用,所以生物柴油的原料非常有限,企业时常“无米下锅”。
       “正规军”收不到油,“游击队”却“顺风顺水”。在全国绝大多数地区,废弃油收购采用的模式是:正规收运队伍与餐饮企业每年签订合同,帮助收购废弃油,收运后将废弃油再卖给具有处置资质的企业。
       这其中致命的问题在于,餐饮企业要付钱才能处理掉废弃油,积极性自然不高,正规军很难收到油,处置企业不仅“吃不饱”、机器闲置,还要支付高昂的人力成本。而非正规的收运人员很轻易就能从小餐饮单位收到“老油”,巨大的利益让很多非法收运人员蠢蠢欲动。
       “有偿化”收油模式值得推广
       福建师范大学教授陈登龙表示,非法生产商暗中与正规生物柴油企业争夺地沟油油源是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地方相关部门管得严,企业就’吃得饱‘;管不严,企业就’料不足‘。”
       为了堵住地沟油回流的可能,上海市食品安全办公室联合多个监管部门,将每个环节都控制在监管视线内,探索从源头到终端的无缝衔接监管,理顺利益链条,地沟油监管初见成效。
       年起,上海颁布《关于进一步加强本市餐厨废弃油脂从严监管整治工作的实施意见》。根据规定,新开办餐厨废弃油脂产生单位必须安装油水分离器或隔油池等设施。而这个小小的“油水分离器”正是保障废弃油不被非法收运的关键所在。
       据上海市食药监局副局长顾振华介绍,油水分离后,上海有关部门通过整合、审评确认18家收运队伍具有收油资质,可以到餐饮企业收油,打破过去无序收油队伍“处置给钱”的模式,而是收运人员向餐饮企业付费,费用由多家协会协商制定指导价,并上下浮动。“以前是餐饮企业每处置一桶垃圾,要付费60多元;现在是每交出一公斤废弃油,大概能赚一块钱。”
       目前,是否安装油水分离器已经列入新办餐饮企业的“准入门槛”,否则食品药品监督部门不予核发餐饮服务许可证,出入境检验检疫部门不予核发口岸卫生许可证,环保部门不予批准环境影响评价文件。
       上海食药监局食品协调处专员魏红勇介绍,上海确定了18家企业负责收运和初加工餐厨废弃油脂,要求统一着装、统一标识、统一专用运输工具,并在运输车辆上安装GPS、在处置场所安装视频监管装置,监管部门还在处置企业进行驻场、在线双重监管,同时对收油数据进行实时监测,形成全程监管。
       价格倒挂 “卖一吨亏一吨”
       地沟油的管控关键在于两头,源头控制收油体系,保障末端的处置企业能“吃饱”;末端进行价格管控,让吃饱的企业有能力进行处置。尽管一些地方已经解决了前端的原料供应问题,但后端的价格却一直处于“倒挂”状态,一些生物柴油处置企业要么“卖不出”产品,要么“卖一吨亏一吨”。
       笔者在位于上海市星火开发区的中器环保看到,预处理间有数个放置地沟油的大池子,油品颜色深、黏稠,走进去就能闻到浓浓的异味;而在经过预处理、加工、蒸馏等环节后的成品车间,水龙头中放出的就是可直接用于燃料油的产品,颜色透明,几乎没有气味。
       “现在开着机器就是亏损,只是亏多亏少的问题。”张学旺说,过去原料不够“吃不饱”时,公司一年要亏损700万到800万元;现在虽然原料供应充足,但价格上不去,估计还要亏损200万元。
       张学旺为笔者算了一笔账,从收运队伍那里收油大约是4000元/吨,每吨能生产出大概0.7吨左右的生物柴油,“如果生物柴油能卖到7000元,基本就能盈亏平衡。而现在每吨才卖6000元到6200元左右,卖一吨亏一吨。”
       据介绍,目前的石化柴油价格在7500元/吨左右,但社会上对生物柴油的接受度不高,认为其燃点和效值都不如石化柴油,所以不愿意出高价购买。
       据业内人士介绍,全国生物柴油产业的高潮期在2009年,当年差不多有300家生物柴油企业,但到2011年不少都关闭了,存活至今能维持正常运转或微利的少之又少。
       据魏红勇介绍,虽然上海在公交上试用生物柴油,但国家对公交用油是按每升3.5元计算,其他差价全部由财政补贴,如果使用生物柴油,成本可能在8元/升,至今还未明确是否能纳入到补贴保障范围中。
       而且,以“两桶油”为核心的成品油销售网络现在还没有“接纳”生物柴油,这也使生物柴油的销售问题迟迟难以解决。“我们尝试和中石油、中石化谈过,最理想的状态是在他们的加油站设置一个B10的加油点,但可能需要更高层面协调,至今也没有解决价格倒挂的问题。”魏红勇说。

计算器 在线客服 新手指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