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掮客左手信托右手银行地方融资灰色链条曝光72336

时间:2015-04-28

       去年,在华南某地银行工作的朋友A给李铭提供了一条业务线索。A所在的城市计划建造一座桥,该地属欠发达地区,地方政府无足够的财政预算,而A虽然就此项目给上级主管提交了贷款方案,但由于国家严格控制基建项目贷款,该方案未获银行主管批准,当地政府不得不另觅蹊径。
       依靠A的牵线搭桥,李铭很快与该地政府达成了合作协议。但政府提出要求——资金成本不能超过8.5%(年化),这并未难倒李铭。
       第一步,李铭找到了另一位在银行工作的朋友B,B手头掌控着一大批银行理财资金,这些资金的成本在4.5%左右。
       第二步,李铭找到华南一位资深信托经理,由其操刀把“修桥”项目做成“基础设施信托”,信托计划预期最高收益率为7.5%。当然这一信托计划的融资主体是当地政府主管的一家企业。
       第三步,B通过银行发售年化收益率5%的理财产品,理财资金则全部认购预期年化收益7.5%的“基础设施信托”,该地方政府则利用获取的年化成本为8.5%的资金顺利修桥。
       通过李铭的运作,一条完整的链条形成。银行理财资金找到了出路、信托揽到新的业务、地方政府获得了急需的资金,而李铭则抽取1%的中间费用,可谓皆大欢喜。
       华东一位信托经理说,“对于地方政府而言,找理财资金做成单一信托,资金成本最低廉;对于银行理财资金而言,经过信托环节对风险的把关,投这些信托项目也是较佳的配置之一。”
       上述信托经理表示,投向基础产业建设领域是信托公司的重头业务,相对于其他项目,虽然收益率偏低,但因为有政府财政兜底,风险小,因此这类信托产品受到客户追捧。
       暗藏系统性风险
       2010年下半年以来,受全球经济走弱影响,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但各地项目投资难以立即减速,尤其是基建项目。在前一轮经济刺激计划中,银行积累了大量地方债务,为了控制地方性融资平台扩大,监管层对部分基建项目贷款做了严格规定,部分银行也暂缓了基建项目类贷款的增长。一时间,地方政府的资金饥渴症加重。
       与此同时,迅速膨胀的银行理财资金需要找到一个合适的投资渠道。数据显示,2012年,商业银行针对个人发行的银行理财产品数量达款,较2011年增加25.84%,而发行规模更是达到24.71万亿元,较2011年增长45.44%,发行数量和发行规模创出历史新高。
       一边是地方政府渴求资金,另一边是需要寻找出路的银行理财产品。李铭这类中间人正好迎合了双方需求。只要地方政府不出现违约,一切似乎妙不可言。
       在李铭的操作模式中,风控措施主要是政府提供土地质押和财政担保,但往往想借钱的地方政府财政实力薄弱,而在政府担保行为的合规性上也存在诸多问题。有信托经理坦言,虽然此类政信合作项目风险较小,但是一旦出现兑付风险,信托公司并不容易向地方政府索债。
       这类暗藏的风险已为相关部委所注意。去年底,财政部联合发改委、央行和银监会发布的《关于制止地方政府违法违规融资行为的通知》明确指出,最近有些地方政府违法违规融资有抬头之势,如违规采用集资、回购等方式举债建设公益性项目,违规向融资平台公司注资或提供担保,通过财务公司、信托公司、金融租赁公司等违规举借政府性债务。
       从一季度数据看,政信合作业务规模仍比去年四季度增长30.56%。有分析指出,相关文件出台后,一度被业内解读为对政信合作信托产品构成重大冲击,政信合作业务一度陷入停滞。但由于相关配套细则迟迟未出,上述《通知》的威力随之减弱。

计算器 在线客服 新手指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