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理财的十字路口,变化悄然出现

时间:2015-02-13

       从0到1.7万亿元余额规模,中间收入150亿元左右,中国工商银行理财部门用了十年,象征着国内银行理财业务高速发展的缩影。
       如今,理财走到改革的十字路口,各种变化悄然出现,预示着某些趋势。
       2014年一季度末,工行理财收入首现同比负增长,而行业中甚至多家银行出现了理财规模、收入“双降”。
       某股份行资管部总经理介绍,除了互联网理财冲击、监管层限制内部交易和资金池操作等外在原因,银行理财自身净值化转型,探索将收益、风险全部过授给投资者以摆脱“刚性兑付”魔咒,则是重要内在因素之一,可为转型的“代价”。
       内外因素叠加,直观的反映是,理财给投资者的平均收益从去年上半年的4%左右,上升至今年的5%左右,也使得不少银行开始探索更高收益的投资渠道,如量化对冲、海外资产配置等。理财负债端、收益端开始在各银行间出现分化。
       十字路口,还伴随着银行理财部门十年来,大规模的组织架构调整和人事变动。
       净值化转型阵痛
       历经十年高速发展后,2014年,多家银行理财规模首度出现规模、收入“双降”,似乎在传递着某种信号。
       除了互联网理财冲击、监管层限制内部交易和资金池操作等外在原因,银行理财自身净值化转型,探索将收益、风险全部过授给投资者以摆脱“刚性兑付”魔咒,则是内在因素。而规模、收入一直稳居国内银行业首位的工行资管,在2014年的各种变化尤具行业代表性,可谓研究的样本。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几经辗转获得的工行内部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底,理财余额1.34万亿元(注:本文所有数据均为粗略数),同比增长约25%,非标占比34%。其中,表外(非保本)余额8475亿元、表内(保本、结构型)余额4920亿元,二者比例约为65:35。其中,全年累计发行个人、对公理财产品43817、14037亿元,二者比例约为3:1。
       实际上,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掌握的工行理财数据显示,2010年开始,理财余额基本保持30%-40%左右的增速,表外、表内余额占比和个人、对公产品发行量也基本稳定在上述比例附近。
       2014年,似乎变化也不大。截至2014年一季度末,理财余额1.53万亿,比年初增长14%,非标占比32.16%,其中,表外、表内余额占比为67:33。在投向上,表外理财中项目类投资57.3%、债券31%、银行存款7.6%、资本市场4.1%。
       然而,一季度理财中间业务收入34.4亿元,同比减少7.75%,这一趋势延续到了二季度。
       截至2014年二季度末,理财余额1.70万亿,比年初增长27.6%,非标占比31%。在投向上,表外理财中项目类投资57%、债券31%、银行存款7.2%、资本市场4.1%。
       然而,今年上半年理财收入79亿,仅增加2.5%。
       在规模依然保持平稳增长的情况下,究竟是什么带来了业绩的下滑?
       从银行理财的中间收入结构来看,除了销售费、管理费等费用,27.6%的规模增长意味着这部分收入不菲,那就意味着另外一项重要的费用——投资收益与投资者收益之差,即超额留存可能减少,部分银行也将这部分超过最高预期收益率的部分作为投资管理费。
       从非标占比、投资方向来看,工行理财的投资策略并未见太大变化,而且年初还有一波债市的“牛情”,意味着投资收入变化不会很大。以此来看,原因之一可能就在投资者收益上出现了大幅上扬。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工行高层也解释,今年出现了新情况,由于整个存款市场的变化,发行成本从去年同期的4.1%提高到今年的5%,二季度开始在收益方面有很大好转。
       对于成本上升,除了今年上半年理财平均预期收益高出去年上半年约1个百分点,银行理财探索净值化转型,即仅收入固定比例的管理费,从而不能分享超额留存,也是原因之一。
       以工行去年以来,“猛推”的净值型产品“增利/尊利系列”,目前规模已经在4000亿元左右。宣传材料称实际收益随净值变化,不同期限、不同投资金额的年化收益率在4%-5.6%左右,明显高于其他国有大行同类型产品。
       工行2014年半年报也指出,“加快产品转型,完善满足各类客户需求的、各种风险收益特征的、投资各类市场的产品体系,着力发展增利和尊利系列、无固定期限系列、类基金系列等净值型产品。”
       谋求净值化转型,是2014年银行理财的主题。然而,即使尚且不论净值是否公允,探索净值化将投资收益全部过授给投资者,必然将对银行理财收入、规模带来影响,需要银行有改革的勇气。不管怎样,不再贪图“超额留存”是趋势。
       在资金成本波动,甚至整体水平较高的背景下,不同银行也开始探索寻求更高投资收益的路径。比如,工行资管部的量化对冲产品,年化收益近20%;光大银行推出量化组合MOM产品,最新公布的年化收益近17%,分享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养老题材产品也已迈出实质性步伐,交行积极探索海外资产配置等……这些都在传递一个信号,在下一个十年,银行理财终将回归“受人之托,代客理财”的资产管理本质。
       人事大调整
       在银行历经十年发展后的十字路口,正好遇到了金融高管大规模变动,并伴随监管层推进的理财“归口管理”和事业部改革,银行理财也迎来了近十年来,首次较大规模的组织架构调整和人事变动。
       同样以工行为样本。自2009年7月工行在国内银行业内首设资产管理部一级部门以来,其管理层一直保持稳定,由时任副行长王丽丽分管,陈晓(微博)燕任工行资产业务总监兼资产管理部总经理,加之马续田、胡亚冰、马俊胜、罗金辉四位副总经理辅佐。
       其中,需要指出的是,除罗金辉作为中组部“千人计划”于2010年引入工行外,王丽丽、陈晓燕以及另外三位副总经理均属于“老工行”,且属于国内最早开展银行理财业务的一批人,共同奠定了工行理财业务在国内银行业的领头羊地位。
       然而,2013年,中国银行业高管人事变动进入密集调整期。
       2013年5月,易会满接棒杨凯生担任新行长,工行随之开始多位副行长、分行行长人事变动,以及去年底至今年初,工行进行的自2006年股改上市以来大规模组织架构调整,工行资管部也迎来首度大调整。
       2013年5月,工行副行长王丽丽宣布因年龄缘故(61岁)退休,辞去工行相关职务。随后,另一位副行长张红力接棒分管资管部。而进一步对工行资管部带来影响的,是总经理和两位副总经理的“易主”。
       2013年7月左右,马续田调任交行,出任2013年初设立的资产管理部总经理。截至今年6月底,在多家银行理财业务规模、收入“双降”的背景下,交行理财余额飙升至1万多亿元,逆势同比大增超过50%,理财业务收入已经超过2013年全年。
       2013年11月左右,工行授信审批部副总经理马长水接替马续田,转任工行资管部副总经理,接替分管项目处、资本处、专户处等。今年年初,原工行资产负债管理部副总经理韩松,接棒陈晓燕出任工行资管部总经理,而陈晓燕仅保留工行资产业务总监一职。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1984年,陈晓燕从中国人民银行会发局调任至工行,并一直工作至今,先后担任资金营运部总经理、个金部总经理,2009年7月工行资管部成立时,出任首任总经理。而韩松此前在工行四川省分行担任副行长多年,有基层管理经验,并于2012年4月到总部出任资产负债管理部副总经理。
       随后,今年7月,罗金辉走完离职流程,也转而加盟交行资管部,出任副总经理一职。
       在工行资管部内部,罗金辉素有“罗专家”之称,深得内部人士对其专业性的信服。罗金辉是伦敦经济学院(LSE)金融学博士,曾先后供职于巴克莱全球投资公司和老共同基金资产管理公司(Old Mutual Asset Managers),任投资分析师、基金经理和投资主管等。2010年,工行开始组建量化对冲团队,刚回国的罗金辉加盟,作为副总级资深投资专家,2011年入选中组部“千人计划”专家。其一手搭建了工行资管部量化处,2013年,该处管理的一只投资门槛为3000万元以上的产品,年化收益近20%。
       近期,由原金融市场部副总经理杨治宇,接替罗金辉出任工行资管部副总经理,接替分管量化处等。而实际上,今年以来,多位工行资管部人士已经相继跳槽至交行。
       不论跳槽背后的纠葛,但可以看到,银行理财部门的管理层迎来了十年的大调整,并且基本完成。目前,工行、交行、招行等资管部的正、副总经理均已调整完毕,事业部制改革也接近完成。而且,资管部门一把手的来源也开始趋于变化,比如华夏资管部总经理许明来自个金部,民生资管部总经理何力曾任电子银行部总经理、融资办公室主任等职。不过,从专业资产管理公司外聘的案例鲜有耳闻。
       2014年以来,投资人才的流动,市场化薪酬激励机制的初探索,管理架构的重新构建,或早或晚的布局,必将影响下一个十年的竞争格局。
       十年发展脉络起底
       2004年,利率市场化迈出实质性步伐,中行等开始股份制改造,银行纷纷探索投行、理财、托管等中间业务模式。这一年,也被称为银行理财元年,时年9月,光大推出国内银行业第一款人民币理财产品——阳光理财B计划,随即股份行、国有大行纷纷跟进。
       工行的理财业务真正起步于2005年。工行与高盛开展在资金交易领域的战略合作,探索传统信贷领域之外新的利润增长渠道。当年年底,资产管理作为工行战略转型的重要业务,写入工行发展规划方案。
       2009年,是一个关键的时间点。
       由于属于资金业务,银行理财基本是金融市场部或者投资银行部下设的二级部门,2009年7月,工行在国内银行业率先组建资产管理部一级部门,这比2013年监管层提出银行理财“专营机制”、“归口管理”早了三年多。直到2013年5月,光大设立国内第二家资产管理部一级部门,随后十多家上市银行纷纷设立一级部门专营理财业务。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得的一份当年改革的内部资料显示,改革的两个主要内容分别是,组建资产管理部,将理财业务与表内资金业务进行业务管理、会计核算、人员等方面的有效隔离;梳理和分离前台(产品开发与资金交易)、中台(估值验证与风险管理)、后台(资金清算与系统保障)管理职能和业务流程。2013年以来,监管层提出的理财、自营业务之间建立“栅栏原则”等要求。
       也是在这一年前后,工行凭借强大的IT系统,开始探索现代资产管理模式下投资组合阶段,每个产品都单独核算、单独配置资产。2010年,工行理财产品管理系统项下资产登记交易管理系统、理财产品综合报表系统等平台投产。虽然受限于发展初期等原因,产品与产品之间的“内部交易”无法完全避免,但仍可以看到“8号文”中“单独建账、单独管理、单独核算”的影子。
       内部资料显示,截至2011年,工行理财产品余额为8110.38亿元,同比增长32.98%;业务收入达109.62亿元,同比增长32.53%。规模、收入均占四大行总和的40%左右,稳居商业银行首位。
       在管理机构上的布局,工行资管部也早于同业。2012年,工行资管部开始探索利润中心改革。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得一份内部资料显示,利润中心是指专门经营特定金融业务和产品线、独立核算且以利润为主要考核指标的经营性机构。利润中心不作为总行部门管理,作为独立的机构类型,参照总行部门由总行相关行领导分管,主要内容包括利润分成机制、独立财务核算、绩效考核、激励机制等四方面。不过,和其他国有大行的事业部探索一样,究竟无法在考核、薪酬激励机制上迈出较大步伐,职能划分、利润分层等问题仍待解。2013年,历经十年快速发展的银行理财,走到了改革的十字路口。资金池、产品间交易被严令禁止,净值化、事业部制改革探路。而一直引领行业潮流的工行资管部,也迎来了新的变化与挑战。
       2013年,光大银行引领了银行资产管理计划、理财直接融资工具的试点;2014年,交行、光大积极倡导,并率先完成了理财事业部制改革;此外,招行率先大举转型产品净值化、结构化。从产品规模上,规模大幅增长的交行、招行,已经跻身万亿“俱乐部”,紧追工行。

计算器 在线客服 新手指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