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本银行理财产品的存在合理吗?

时间:2015-02-13

       商业银行保本理财产品自2005年发展以来,由审批制转为报备制。截至2013年5月,余额已经突破2万亿元。它的经济机制是否一定程度影响了银行的总资产和总负债,继而影响了货币政策等宏观制度?
       目前,主流的保本理财产品主要是直接将募集的资金全部存放至不同银行的同
       业银行机构中,形成同业投放,资金在银行同业机构的流转成为保本产品运行的微观机制。我们注意到银行之间通过保本理财业务相互合作存在扩大存贷款规模的现象,该微观机制可能存在扩大存贷款规模的现象,也可能对货币政策的实施与管理带来一定的影响。
       第一,一般性存款购买保本理财产品。若保本产品的购买资金来源于居民储蓄或者企业存款(统称为一般性存款),则保本产品的发行则是将银行的一般性存款转变为保本产品后,以同业存款资产的方式投放。
       在这一单期过程中,整个银行业的资产负债表不发生较大变化,负债端的一般性存款不变,资产端的资产也不变。从商业银行系统角度看,尽管要缴纳的准备金量不变,但流转过程牺牲了银行业的大量收益,主要是从一般性存款支付较低的付息成本转变为从保本产品收益率支付较高的付息成本,同时由于同业资产的风险资本计价系数较现金资产高,则银行业的风险资产增加,银行业耗用的资本金也增加,保本理财实质是银行业在增加摩擦强度的情形下维持存款的稳定。
       流转过程能促使整体的银行业资产规模扩大,这是由于中国存在特定的存贷比管制。存贷比是基于直觉经验式的金融系统风险控制方法,防止整体银行业金融杠杆过高,保持金融整体系统稳定。由于银行可以通过贷款创造存款,但在银行业系统中,不同的银行创造的程度不同,有的银行存贷比约束较强,有的较弱,当约束较弱的银行的居民或企业资金购买了约束较强的银行发行的保本理财产品时,约束较强的银行的一般性存款增加,这可以缓解其硬约束,助长其金融杠杆和货币创造,这一结果使得存贷比约束在不同银行之间实现了转移,硬约束向软约束转变,整体银行业的存贷比越来越趋松。因此,银行系统存贷比提高、杠杆加大、货币创造增加。当然,这一过程也增加了货币的流通速度,宏观上市场的整体流动性被放大,货币量和流通速度都增加。
       第二,同业存款购买保本理财产品。若保本产品的购买资金来源于银行同业存款,则保本产品的上述效应将更加放大。当银行业的同业存款转变为保本产品后,将再以同业存款资产的方式投放。
       同样分析这一单期过程,整个银行业的资产负债表总量已经发生较大变化,不仅同业存款转变为一般性存款,同业资产和同业负债同时增加约一倍,银行的其他资产也可能增加一倍。当然这一过程依然会牺牲银行业的大量收益,付息成本会变高,同样存在风险资产增加、资本金耗用增加、贷比约束从硬约束向软约束转变、货币流通速度加快的问题。
       更重要的是,负债结构发生巨大转变,更加直接地改变了存贷比指标。由于同业存款不计入人民银行存贷比指标中的存款分母中,当购买保本理财以后,同业存款通过保本产品形式,直接计入人民银行的一般性存款统计口径,这使得发行保本理财产品银行的存贷比发生直接变化。当保本理财产品的收益率高于市场拆借或者质押回购利率时,可能存在大量的同业资金套利购买保本理财产品,将同业存款转变为一般性存款,这使得整体的银行业资产规模扩大、银行系统存贷比提高、杠杆加大、货币创造增加、宏观市场的流动性加剧、货币量增加。由于同业存款的派生比一般性存款的派生更加容易,这也从数量上增大了同业存款转变为一般性存款的可能。现阶段,这一过程之所以还没有出现泛滥的景象,是宏观制度上的较高存款准备金率弱化了这一流转过程。同业存款不缴纳存款准备金,但转化为一般性存款后须缴纳准备金,在中国存款准备金率高企的情形下,弱化了这一过程对市场整体杠杆率的影响水平。
       保本理财产品作为银行业在增加摩擦强度的情形下维持存款稳定的工具,是利率市朝负债端的典型产品。当使用一般性存款购买保本理财产品时,保本理财产品的发行将提高银行业的付息成本,增加了风险资产和资本金耗用的可能,将存贷比指标约束从硬约束向软约束转变,使得货币流通速度加快,提升了宏观水平的整体流动性,促使整体的银行业资产规模扩大,提高了金融市场杠杆水平。当使用同业存款购买保本理财产品时,将使得上述效应更加深化和剧烈。因此,从保本理财产品发挥利率市朝角色这一微观机制产生的影响而言,该种利率市朝方式是以牺牲金融系统风险为代价,具有畸形性。

计算器 在线客服 新手指引